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吾儿皆是大魔王 > 第101章 喜忧参半
    唐老太爷憋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选择了先把这事含糊过去,至少在搞明白天上那位到底想意欲何为之前,先不轻举妄动。

    “……罢了,暂且先不提这个。”

    “伯彦,这手册最后有个药方,刚刚爹已请太医药丞与太医方丞研究过,药方应该是应该有用的,就是最后那位药是稀有难得的灵药。不过爹已写了信,派艾维娜载着阿七去万灵窟向幻月真人求药了,能不能求到药先不提,你这边最好提前把药钱准备好……嗯,手册已给你,爹能做的也都做了,剩余事情交给你处理没问题了吧?”

    唐伯彦连忙称是,打着包票说请父亲你放心,剩下的事情尽管交给孩儿就是。

    “行,那就看你的了。”唐老太爷点点头,然后将另一张清单甩给了长子:“那些帮忙灭鼠的小家伙提出的帮忙条件,你也顺道解决掉吧。”

    唐伯彦一扫清单,发现清单上列出的都是各种肉食,而且交货地点是玉京城外……小事一桩,随便交待谁都能办的妥妥当当。

    “伯彦,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小家伙们这次可是立了大功的,而且以后说不准再遇上什么事需要请它们再帮忙,领头那些小家伙最聪明的比人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你懂爹的意思吧?”

    唐伯彦自然是赶紧回答孩儿明白,并迅速修改了随便找个人办差的错误决定,打算派出得力干将薛长史亲自去监督完成此事,务必不让任灭鼠小能手们感到被轻视与冷落,如果时间与时机允许他甚至会亲自出场,攒一波好感度。

    没其他事情需要甩手的唐老太爷,便回府消毒、沐浴、更衣然后休息而去。

    能做的,老夫都做了。

    问心无愧的唐宁,睡的十分安心坦然。

    一觉睡醒,太阳早已照常升起,府内也已没了昨夜的压抑慌乱,重新恢复了平静。

    丝竹管弦之音,隐隐约约飘来,距离太远并未触发“bgm”。

    “老太爷,您醒啦。”

    守在床边的紫烟与绿竹,齐齐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我睡醒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值得注意的新鲜事?”

    唐宁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精神奕奕的翻身坐起么,宽松的丝绸睡衣完全无法遮掩他满身健康值爆棚而线条分明的肌肉。

    两名贴身侍女看的眸中异彩连闪,恨不得扑上去摸几把过过手瘾。

    至于新鲜事,自然也是有的——

    归义坊传来坏消息,因鼠疫而死的人已超过1000名,为了杜绝鼠疫传播尸体只能在坊内就地焚烧,烧尸的焦臭弥漫玉京城南数十坊,据说不少坊都有人因此而呕吐不止自称中了疫毒。

    归义坊隔壁的昭行坊与通轨坊,也都出现了疑似鼠疫患者,所以这两个坊也被紧急封锁隔离,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如果说昨日大家还对鼠疫的恐怖将信将疑,在知晓了归义坊有多惨的今日,所有人都已是谈鼠变色了。

    幸运的是,好消息更多。

    一是灭鼠小能手们已横扫了整个玉京,不算它们打牙祭补充体力的部分,咬死了超过百万只家鼠,收集起来的鼠尸堆成了小山引来了无数蚊蝇,加上道箓司烧死的那些疫病之鼠,鼠疫的传染源头问题应该是解决掉了。加上官府的强势镇压与《玉京日报》的舆论引导,玉京城内秩序基本正常,那些乘火打劫的不是被鲨了,就是已被拉去了苦役营。

    二是添加了幽明仙灵草的药方已被证明有效,因为率先发现鼠疫并始终奋战在最前线,接触了大量鼠疫患者而不幸染疫的查小怡,在服用了一剂药汤之后就从昏睡中苏醒,身体的鼠疫症状也明显被抑制。

    三是经过某奸相的劝说,皇宫与驻守玉京的高密宋氏,合计贡献出了二十三株幽明仙灵草。

    最后一个好消息,则是二老爷豢养那只炎霜鹰又飞来了,不过具体是来干嘛的没人知道,毕竟它的鹰语无人能懂,带来的密信没人能够解开——有钥匙的查小怡,还在归义坊里半死不活的躺着呢。

    不过这对唐宁来说并不是大问题,在贴身侍婢伺候梳洗打扮完毕,瞅了眼镜子里再度严重掉色的满头白发,暗暗吐槽了句天然染发剂真不靠谱的他老人家,出门用动物亲和与炎霜鹰聊了半个小时。

    从炎霜鹰口中,唐宁知道了自家便宜二儿子一路斩妖,弄到了不少极品野味食材准备准备送来玉京博亲爹开心,出于同样目的这个大孝子还收伏了一只自称灵君的大鹤大妖,在路过博陵崔家时还得到崔家自觉自愿奉献的镇宅貔貅兽。

    “博陵崔家把镇宅貔貅兽自愿奉献给了老二?你确定那是送的?博陵崔家……还有活人吗?”

    唐宁根本不信这话,貔貅那可是神兽啊,而且前面还带着镇宅二字,谁家会舍得把这种好东西送给别人?

    便宜二儿子唐仲雄那凶蛮货,该不会是跑去把人家举族都给鲨了吧?!

    得到天上那位的馈赠之后,唐仲雄那小子可是武功大成了,在炎霜鹰的描述中砍自称十灵君的大妖们跟砍瓜切菜似的……再结合融合的记忆,砍死博陵崔家举族强抢人家镇宅貔貅这种事情,唐仲雄那小子不仅绝对做得到,也绝对做的出来!

    “哎哟老太爷,您这次可是真的误会二老爷了!博陵崔家那些废物,也就是挨了二老爷他一顿好打,一个人都没死的……”

    炎霜鹰连忙帮自家主人辩解。

    淦,这仇算是结大了,这还不如把博陵崔家都鲨了呢!

    博陵崔家,那可是有两名元婴境的老祖在世外仙门修真的,你如此折辱他们的子孙后辈,信不信人家从洞天福地里出来把你鲨了,顺便再搂草打兔子把你爹我的项上人头也打爆?!

    唐宁嘴角抽搐着——逆子啊!这三个便宜儿子,怎么就没一个能让老夫省心的!

    还好还好,老夫身上有龙气,如果博陵崔家的老祖宗真想不开跑来玉京杀我,及时喊一嗓子应该能把丫吓住……

    唐老太爷史上第一次觉得身负龙气,也未必是什么坏事情了。

    等等,要是万一喊都来不及喊,头就被人家打爆了呢?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做事情发生!

    打铁还要自身硬!

    咱现在不是会优化了么,所以之前靠毒奶搞到的那些修真术法,应该也都能优化对吧?优化之后,咱是不是也能学了?

    暗藏的生死危机,让唐宁脑洞大开,他迅速写了回信让炎霜鹰带走,然后迫不及待搬出了那些他亲笔手书的修真术法“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