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秋猎
    居住在学院比在东宫宅着要有意思多了,身在东宫就是太子,身在学院那就是副院长,这两个身份,差别很大。至少,在东宫的时候,给长孙冲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偷折扇。

    明明也是学生的岁数,可是李承乾因为“副院长”的身份,到底是跟学生们变成了两个阶级的人。除了偶尔露个面突击检查一下宿舍,看看他们的被子有没有叠成方块外,连讲课都很少。

    就这样,李承乾在学院,一直住到了秋天。

    “殿下,那些倭人中有两个身手不错的,有窥视工匠学院的念头,不过属下带人去问罪的时候,犬上御田锹已经把那两个人的人头砍了下来,跪在地上请求治罪。”

    副院长办公室是独一间,而且没有挨着大儒们的办公室,于泰才能直截了当的说这些话。

    “呵呵,孤就知道贼心不会死,不信你看着,犬上御田锹最少还会派遣三四个人试探,出了问题,就会砍死下属,做出一副任打任罚的样子。”

    “看来你说的不错,这些倭国人确实性格顽劣,单无所顾忌的拿自己属下的人命去窃取机密,就能看出他们当权者的麻木不仁。”

    李承乾要做的事情没有瞒着李纲,虽然他是副院长,皇帝是正院长,但是在学院里真正的话事人却是老先生。

    “弟子就是看出了这个民族的劣性,才对他们学习大唐技术百般阻挠。这样一个对天地没有敬意,对人命没有怜悯的民族,一旦发展起来,绝对会变成魔鬼。”

    李纲点了点头,然后厌烦的朝于泰挥挥手。

    于泰领意,施礼后就走了出去。

    “下次杀人的事儿不要在学院里进行,这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总染血算是怎么回事儿?你也别做试探给老夫等人看了。别看姚思廉他们都挺反感的,但是他们对你做出的决定,一直都是支持的态度。”

    李承乾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事实上他之所以明确告诉倭国人工学院在哪儿,又给他们下严令不得靠近,就是要他们去偷窥的。只有贼偷真的做了贼偷的事儿,才会让人认清他们贼偷的身份。

    不过他的安排注定毫无效果了,因为老先生们才不在意倭国人是不是贼偷,只要李承乾看他们不顺眼,他们自然也不会露出好脸色。

    学院旁边不远,皇帝的行宫已经建好了,看上去虽然不如皇宫里的建筑气派,可是只有进去后才知道是多么的舒适。煤炉子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了,但是皇宫里还是在用炭盆,原因就是礼部认为于宫殿之上穿洞挖孔有违祖宗制度。

    就祖宗制度这一条,别说煤炉子了,就连窗户什么的,也不能乱改。都知道玻璃板加上胶泥能有效的防风隔冷,可皇宫里就是不能改。

    新的行宫可没有那些穷讲究,该装煤炉子的地方一个没省,该装玻璃的地方也没有装兽皮。就连整体的材料,用得都是水泥,最多外面装上一层木板。至于内部,则是石灰墙,白的耀眼,再加上沙发书架等摆件、琉璃的吊灯,就是说是后世的房子都有人信。

    李世民对自己的新行宫很满意,良心发现一般的让内府给东宫送去了一万贯。

    虽然行宫的建设所耗并没有达到一万贯,但李承乾还是很开心的收下了。

    “父皇,您带这么多大军干什么?莫非是哪位将军要出征?就算是卫公出征,也用不着您来送吧。”

    学院周边,这一次足足驻扎了四万多的军队,而且都是府兵中的精锐。就连玄甲军,也出现了两千,看起来杀气腾腾的。

    “朕跟你不是还有一个约定来着,正好借着这次秋猎的机会,比拼比拼。今年各国的使节都在,所以朝廷很轻易就通过了秋猎的提议。小子,使节在场的时候不要随便射箭,一旦射歪了,可是给大唐丢人!要是实在忍不住,就把你箭矢上的印记去掉。”

    李承乾自然点头,看样子今年的秋猎,同时也是给外族人展示大唐军备的一个舞台。东突厥的覆灭让他们一夜三惊,使节到大唐来除了表示友好外,还要估算一下大唐真正的战力。所以自边关起,鸿胪寺的官员就有意无意的让他们见识了大唐军队的军容。

    如今各方使节汇聚长安,自然更是再借着秋猎的由头,让他们开开眼!

    “既然您要让玄甲军跟太子亲率比了,儿臣这就回去调集队伍。不过草原一行,太子亲率作为尖刀部队,受了重创,减员接近三成。新的士兵还在训练中,所以,您的玄甲军,也出一千五如何?”

    李世民自然点头,甚至于让玄甲军出一千,他也不会在意。虽然太子亲率草原一行获得的军功堪称彪悍,各路将军都言辞凿凿的说太子亲率当居首功,但他还是认为这是那些将军,在拐着弯儿的报答太子支援伤兵营的恩情。

    太子亲率的驻地跟学院离得并不远,当李承乾回到军营,跟他们说了马上就要实现当初的约定后,亲率士兵们都忍不住的狼嚎起来!

    窜天猴忍不住的上窜了一下,双脚不等落地就说:“殿下,咱们要比什么?如果是丛林战,卑职保证麾下不会折损超过三成!”

    刘莽也攥紧了拳头:“殿下,若是角力,卑职可以一个对付俩!”

    于泰大喝一声,才让兴奋的士兵们沉寂下来。

    拍拍手,李承乾高声道:“当初孤跟你们说好了,赢下玄甲军,就重重有赏,现在孤跟你们透个底儿,只要你们赢下来,孤就给你们开荐书,放你们到十六卫中历练。以你们的资历,以后就算马上封侯,也不是没有可能!”

    刚说完,李承乾就发现没有想象中的欢呼声,军士们都低着头,好像很不愿意的样子。

    “怎么回事儿,你们不愿意?要知道身在太子亲率里,你们官位做到最高,也就是校尉,根本不可能进五品以上,成为将军的。”

    方朔看了看左右,见没人敢吱声,自己才咬咬牙回禀说:“殿下,我等不愿意离开太子亲率。虽说离开以后有机会更进一步,可是,我等草身革命的,如今托殿下的福,家里吃得饱穿得暖,不愁种地,不愁没有肉吃,已经很知足了。校尉就校尉,当不上将军,也没什么!”

    李承乾哑然失笑,哪里是他们知足,哪里是他们不求上进,分明是已经对太子亲率产生了感情。作为年轻人,他们基本没经历乱世,作为普通人,他们也没有世家子弟追求极致的心。

    看样子,这个奖励不合适呢....

    于泰刚要出动大脚教训一下这几个不知上进的小队长,却被李承乾阻止了。

    再次拍拍手,李承乾笑道:“既然你们不愿意离开,那就算了,孤给你们换个奖励,若是你们赢了,孤就给你们一人准备一匹好马,如何?”

    这下,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

    马这种东西,还不是他们能够买得起的,虽说草原一行赏赐丰厚,买匹马不算什么事儿,可是都是穷苦人家过来的,面对如此开销,还是舍不得。现在好了,只要赢下来,太子就会赏赐战马,这等好事儿,如何能不让人兴奋?

    见气氛终于调动起来了,李承乾就把领军的任务交给了于泰。

    如今十六卫挑选出来的大军已经集结,只要文武大臣暂时完成手头儿的工作,秋猎就要正式开始了。

    朝廷的狩猎,从周朝开始就有了,不过大唐初年因为天下战乱刚定,所以不管是春夏秋冬,都不会进行打猎活动。如今秋猎开始,李承乾才知道为什么前两年皇帝要秋猎的时候,朝臣们宁愿拼命上谏,也要阻止了。

    太特么费钱了!

    秋猎的时候,单单守卫外围的军队,就有四万,这还不算皇帝队伍中跟随着的人。

    虽然皇帝出行的时候废除那些繁文缛节,可大军的粮草开销,就足以支持一场小战争。

    李承乾还是穿越以来第一次骑马,山间要想坐车,可就是开玩笑了。平坦一些的路还好,如果遇到山林,就连皇帝都得翻身下马,避免伤到马匹。

    张赟被皇帝派来专门牵太子的马,之前摔下马的事情到现在都让他一阵后怕。

    无聊的打着呵欠,李承乾看了看自己等人所在的崖壁,问张赟:“咱们在这里傻站着干嘛?秋猎不就是打猎吗?不走动怎么找寻猎物?”

    张赟嘿嘿一笑,指着脚下崖壁底部说:“殿下,您不知道,个人的打猎和大军的打猎是两回事。猎户打猎自然要四处寻找,哪怕是在这秦岭之中,也是如此。可是大军打猎的话,分散阵容还不够费事的。所以啊,会有专门一支军队呈包围状敲锣打鼓,恐吓野兽奔跑。这片地区之所以被列为皇家猎场,就是因为咱们脚下这个过道,和后面的口袋状小平原。野兽逃跑的时候,必定会经过这里,到时候....”

    用不着张赟解说了,听不到敲锣打鼓的声音,却能看见无数的烟尘,从远处的森林中出现,这些烟尘慢慢的会合,隔着树的间隙,已经能看到在树林里奔跑的各种野兽。

    终于,树冠掩盖下的野兽出现在青天白日之下,明明是中原秦岭,那些野兽愣是跑出了非洲动物迁徙的阵势。

    “准备!”

    临时被任命为所谓“秦岭道行军总管”的程咬金,立刻拿出令旗,对两边将士们发出了讯号。

    这边全是弓箭,崖壁对面却都是搬着大石头的士兵。

    李承乾终于明白张赟的意思了,这个时候,就算随便丟几块石头,都能砸死猎物。

    拿出弓箭,面对崖壁下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猎物,李承乾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射箭好了。

    眼看野兽的队尾已经出现,众人都忍不住摩拳擦掌起来。

    如果野兽路过就开始攻击,那最后留下来的一定是残躯。如此规模的踩踏,估计连皮都留不下来。

    第一个射箭的自然是皇帝,只见他的黑木弓一声翁鸣,底下就有一只跳上崖壁的山羊倒在了小平台上。那根箭,正中山羊的眼睛。

    见皇帝一箭得手,余下的人才开始射箭。

    各方使节虽然跟皇帝很近,但是他们身后都安排了一个横刀出鞘的宦官,只要他们有所异动,就会立刻人首分离。

    盯准了一只大黑熊,李承乾果断的松开了弓弦。但是箭有没有射中,那就没办法看了。如今箭矢如雨,谁能分辨出哪一支是自己的箭?

    很快,兽潮过去了,一大队军士开始扛着一袋袋沙袋,把这个缺口堵住。

    张赟所说的口袋状小平原四周虽然不是绝地,但是也能让这么多的猎物被困住一段时间。接下来,就是骑马狩猎了!

    毫不犹豫的收起弓箭,对于骑马一窍不通的李承乾,可不想再摔一次。

    见除了他以外的人都开始翻身上马,进行骑射,李承乾牵着自己的马就回了营地。

    如此热闹的秋猎,怎么能缺了烧烤?以将作监的办事速度,估计烧烤架都备好了吧。

    果然,刚到营地就看到黎达海带领的车队,已经开始往下卸货了。

    见到太子,黎达海嘴一咧,就要过来行大礼。

    按住了黎达海的肩头,李承乾笑道:“你自己挣的脸面,孤也不能接受你的感激。怎么样,你那些族亲疯了没?”

    黎达海哈哈大笑:“殿下不知,自从陛下夸奖的旨意和您的太子教也下来后,我们家的族老都不远万水千山跑到了长安,都是长辈,却对我一个小辈点头哈腰的。为了让我回族,连族长的位置,他们都清出来了。”

    李承乾点点头:“还行,至少态度有了,怎么样,想不想回家?如果你想的话,孤就免了你的职务。”

    黎达海眼圈一红,躬身道:“殿下,我老黎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如今他们本族的人如此低声下气,都是太子赏给老奴的脸面。除了三儿子被老夫送回本族外,老奴和另外几个儿子都会留在长安,供殿下差遣!”

    拍拍黎达海的肩膀,李承乾也是松了一口气。

    认祖归宗是这片大地上的传统,就连皇族都要把自己的姓氏硬挂到老子的身上,更不要说别的家族了。

    如今东宫外部的产业,可以说都是黎达海在支撑,时间的流逝,证明了他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掌柜。草原战争的时候他们一家悍不畏死的送补给,平日里,账簿上不允许有一文钱的差错。这样的好人手,离开了确实可惜。

    吩咐御膳房的厨子准备生火,确定调料烧烤架炭火齐备后,李承乾才又返回了猎场。

    最初的杀戮已经结束,剩下的就是碰运气了。

    好多山鸡野兔一类体型小的动物,往一堆草里一藏,就很难辨认,只有不停的搜查才行。

    马刚刚路过一个草丛,就有一只野兔窜了出来。

    想要拿弓,却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眼看野兔都要跑掉了,李承乾赶紧打了一声唿哨。

    下一刻,本来跟在马屁股后面没精打采的黑炭头,立刻像一道黑影一般窜了出去。

    逃过了箭下之灾的野兔,却没能逃过黑炭头的追捕。

    没一会儿,黑炭头就叼着野兔,摇着尾巴跑了过来。

    几匹战马呼啸而过,竟然是皇帝和李靖等人。

    刚过去却又停住,驱马返回,李靖看了一眼黑炭头后大笑道:“殿下训狗的能力快赶上猎户了。”

    夸赞一声后,就解下自己马鞍上拴着的一只兔子,丢了出去。

    兔子是后腿受了箭伤,所以跑起来并不快。扔出这只兔子,李靖很想看看猎狗是怎么追的。

    没反应....

    黑炭头就蹲坐在马前,歪着头看李靖就像是在看傻子。

    李世民哈哈大笑:“李靖你或许不知道,太子不下命令,这黑狗是不会动的。莫说是兔子,就是你把肉丢在它嘴边,它也不会吃的。”

    李靖无奈的笑了笑,再看兔子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法找出来了。

    为了避免李靖的尴尬,李承乾只能打了一声唿哨。

    下一刻,本来蹲坐在马前歪头看李靖的黑炭头,又窜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叼着那只腿受了伤的兔子回来。

    “都说狗通人性,今日却是见识到了。”

    发出一声感慨后,李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的伤心,驱着马离开了。

    而尉迟恭和张公瑾,见李靖走的有点灰溜溜的意思,立刻反应过来,也驱赶着马离开。

    顿时,这里就剩下了皇帝太子张赟和几个护卫皇帝的宦官。

    跳下马,李世民叹息一声,说:“承乾,朕没想到你竟然能把这条黑狗训练成这样。不过,也是时候了,朕当初给你找这条狗,就是要给你上一堂课,一堂咱们家的男子必须上的课。”

    跳下马,看看皇帝老爹的表情,再看看叼着兔子摇尾巴邀功的黑炭头。

    一个不祥的预感出现在李承乾的心头。

    “父皇可是要,要....儿臣杀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