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穿越到了发老婆的世界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和女人讲道理?
    身穿华丽的金红色长袍,面容和红粉骷髅有七分像的巫祭突然从虚空中出现,一把抓住了西楚元帅的骷髅头颅,一边笑着,一边脸上露出了病态的嫣红。

    “混蛋!!!放开我!!!你这是犯上!”

    西楚元帅眼看就要离开,竟然被巫祭给抓住了!

    巫祭可是他的自己人!

    在一堆外人面前,西楚元帅竟然被自己的属下抓住!

    对西楚元帅来说,无疑是社会性死亡了。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想尽了办法都无法碰触到的西楚元帅的灵魂,竟然就这样被轻易的抓住了!

    还像是拔萝卜一样的拔了出来!

    这巫祭,有两把刷子!

    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位正在疯狂的笑着的女子,对手中的西楚元帅的透明灵魂,拥有着无尽的恨意!

    “回来。”

    韦鲁斯保持着警惕,把瘫倒在地面上的人偶们重新收回到了额头的水晶之中。

    这样可以加快人偶们的回复速度。

    他警惕的看着抓着西楚元帅灵魂的巫祭,不知道敌人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内讧了。

    总之,要多加防范。

    塔里克虽然重伤,但是靠着自己的回复技能已经恢复了不少。

    至少有了一战之力。

    他也是警惕的拔刘楚楠和马琼玲护在了身后。

    刘楚楠和马琼玲在这种战斗之中,当然是插不上手的,只要不去添乱就好。

    看戏。。。看戏。。。

    “你这个疯女人,你想干什么!”

    被自己的下属抓在手中的西楚元帅相当的愤怒,“我命令你速速松开我!”

    “不行呢~元帅大人~”

    巫祭脸上带着艳丽的嫣红,就连脸上的裂缝都好像在发光一样。

    她好像忘记了周围还有刘楚楠等人存在一样,陶醉的抚摸着自己脸上的裂缝。

    “你看看,这是元帅大人在我脸上留下的伤痕。。。”

    “这种伤痕你随时可以自己治疗的好么!就为了这点小事记恨我么!你怎么如此幼稚!”

    被巫祭抓在手中的西楚元帅的灵魂疯狂的挣扎,却根本无法脱离,他现在太弱了。

    “小事!???”

    巫祭抓住了西楚元帅骷髅头的右手狠狠的颤抖起来,咔嚓,西楚元帅的头骨顿时出现了一条条裂缝!

    “你说小事!!这可是我的脸!!!哪里是小事!!都毁容了好么!!!容貌可是女人的第二生命!”

    “所以说。。。你自己可以治疗啊!!!”

    西楚元帅非常的无语,他现在可是真-最后一条命,眼看自己脑袋上都出现了裂缝,他已经不敢刺激明显有些不对劲的巫祭了。

    “治疗?不!这是你这个负心汉在我脸上留下的背叛的痕迹,我为什么要治疗??”

    “那你就不要说被我毁容啊!是你自己不治疗的!”

    “明明是你下的手,为什么说不是被你毁容?”

    “我特么。。。”

    所以说。。。西楚元帅可能战斗力还可以,情商是真的不行。

    你和女人讲道理?

    还不如去和刘醒讲道理,讲不过还可以去操场继续讲。。。讲到他听懂为止。

    西楚元帅已经感觉自己被这疯狂的巫祭打败了。

    他放弃了辩解,“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好吧,放了我,别让敌人看笑话。”

    “不!我才是笑话!!我才是!!!”

    巫祭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大声的号泣了起来。

    ???

    你这是什么情绪化的反应?

    --我又怎么惹你了??

    这是懵逼的西楚元帅最真实的想法。

    刘楚楠从戒指里面掏出小马扎和爆米花阔落,坐坐坐,他示意大家坐着看戏。

    “在利用我暗算我师父之前,你从来就是叫我好宝贝心肝,现在呢!叫我巫祭。。。你利用完我之后,就像是擦屁股的纸一样把我抛弃了。。。呜呜呜。。。”

    。。。你们不死生物还要擦屁股么???

    话说你们不死生物需要拉屎么?

    刘楚楠为了不吐槽出这句话,忍的相当的辛苦。

    不多嘴。。。。看戏。。。看戏。。。

    “这。。。我好歹是一届元帅,要形象啊!!!形象!”

    “形象是不是比我重要!”

    “不是,我还有下属在,在他们。。。”

    “形象是不是比我还要重要!!!”

    “所以说。。。”

    “形象是不是比我还要重要!!!!”

    “。。。”

    西楚元帅焉了。

    “你的形象重要!我的形象就不重要了么!!!你看我的脸!!这可是你亲自下的手!!!”

    “。。。所以说你去治疗啊!”

    无限循环的死结。。。

    “我不治!!我要自己记住,你是多么的无情,多么冷血!”

    --妈的这是什么狗屎青春偶像连续剧?

    --你无情你冷血你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刘楚楠和马琼玲韦鲁斯等人排排坐,吃着爆米花,雨没有下,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西楚元帅从来没有想到招惹女人会这么麻烦。

    这巫祭不仅不讲道理,还非要乱几把扯,扯的他火气直冒。

    当初要是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地雷,他就不去招惹了。

    要不是现在他没啥战斗能力,他一定要和这个巫祭拼了。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到底要怎样,之前是我不对,我愿意赔罪。”

    西楚元帅的声音温柔了下来。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想着把这臭女人弄死。

    “那你让我扎几下出出气。”

    看到西楚元帅的声音温柔了下来,巫祭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从怀里掏出几根像是东方不败用的那种银针。

    ???

    你这是什么理论?

    话说你随身都带着些啥玩意?

    西楚元帅感觉到这银针上的破魔之力。

    在西楚秘境之中,巫祭是十分稀少的职业。

    巫祭可以沟通鬼神,布下阵法,治疗祈福,是十分全能职业。

    虽然也算是不死生物,但是已经超脱了出去,还拥有可以克制不死生物的圣洁之力。

    而巫祭现在掏出来的针上面,就有着这种力量。

    如果对全盛时期的西楚元帅来说,这点小针,就是扎他一万次,他都不会掉点皮下来。、

    可是如今这么虚弱的灵魂状态之下,吃下几针,说不定都成了骨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