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真火大道 > 第一百三十章 杀人放火
    尘阳子猜到云羿会冷不丁地出手,因此早有准备,应对起来并不仓促,但他的拳脚功夫并不高明,云羿以五气擒龙的手法配合追星逐月,正面未能打进尘阳子中线,便改为偏门抢攻。

    尘阳子知道五气擒龙的厉害,小心提防,随时准备以移宫换穴的法子应对云羿的点穴手法,但云羿脚下步法诡异多变,游身发指,游刃有余。

    尘阳子入道多年,除了修真炼气一途,对道门旁学亦有涉猎,岂能看不出云羿的步法变化暗合河图洛书之数,只是河图洛书乃术数推演之鼻祖,包罗万象,变化之妙虽有迹可循,但匆忙应对,要从中抓住云羿的破绽谈何容易,当真是老鼠拉龟无处下手。

    移宫换穴颇耗灵气,尘阳子拳脚功夫不济,身法也强不到哪儿去,眼见云羿指掌勾爪变化频出,身若游龙忽左忽右,直教人看得眼花缭乱,却又摸不着云羿半点头发,自忖移宫换穴变化不及五气擒龙迅捷,当即双掌急出,催发灵气试图将云羿逼退。

    云羿见尘阳子放长击远,已然猜中了他的意图,脚下变化更快,尘阳子频频出掌,却又如何伤得到他?反倒白白耗损灵气。

    鳖三此时也不闲着,他知道云羿此时与尘阳子纠缠不为击杀对方,主要还是为了拖延时间让它破阵,双掌探到阵法边缘,快速发放灵气攻击阵法。

    破除阵法并不能一蹴而就,鳖三频频催放灵气轰击阵法,发出晴天霹雳也似的巨响。此时那三个跑去报信的道人应该还没走远,但阵法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十分响亮,整个会稽山的人都能听到,尘云子等人势必会很快赶到。

    此时此刻,阵法内的三人均是万分焦急,云羿和鳖三急着出阵,而尘阳子担心鳖三攻不破阵法,会转头与云羿合力对他发难,一个云羿就已经够他受的,倘若再加上一个鳖三,那被生擒只在顷刻之间。

    “尘阳真人,留神,我要点你膻中穴了。”云羿大喝一声,右手掐个剑指,点向尘阳子前胸。

    膻中穴乃是任脉重穴,有“中丹田”之称,尘阳子岂敢大意,急忙施展移宫换穴。与此同时,云羿的左手也跟着点了出去,目标却是尘阳子腹下的气海穴。

    尘阳子见状大惊失色,移宫换穴是他针对五气擒龙而创,但创出时日尚短,无法同时挪移多个穴位,眼见云羿又取气海穴,当即将左手下按格挡。

    如此一来,尘阳子顿时空门大开,云羿瞅准时机,扭腰抽身,原本打向尘阳子膻中穴的手下拉回抽,擒住尘阳子下按的手腕,一捏一扭,当即卸掉了尘阳子手腕。

    尘阳子吃痛之下本能缩手,云羿探爪再取尘阳子膻中,尘阳子此时方寸大乱,应对无方,只能仓皇后退,虽然未被云羿点中膻中穴,但衣领却被云羿扯开,从中掉出一个瓷瓶。

    丁甲派擅长炼丹,云羿曾见过尘阳子和尘云子吞服大量补气丹药,猜到这个瓷瓶中装的是补气丹药,不等瓷瓶落地,便即一把抢过。

    正在此时,阵法内陡然发出一声巨响,云羿顿感天清地明,知道阵法已破,也不与尘阳子多纠缠,纵身向阵外跃去。

    “他们来人了!”鳖三跟在云羿身旁,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三个太玄道人,立即出言示警。

    云羿“嗯”了一声,神念沟通金雕,感到金雕就在丁甲派,心中大喜,立即神授金雕赶来救援。

    尘阳子诡计多端,之前见云羿控制金雕,必然留了个心眼儿,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拘神遣将建立的是终生的主仆关系,除非是施术者身死,否则被控制的异类一生都要受到限制。

    那三个太玄道人见云羿和鳖三脱困,无不大感意外,凌空飞渡,向着二人急掠而来。

    那三人正是尘云子、唐周和那白发老道,分持一角堵截云羿和鳖三。三人出手,灵气席卷,二人猱身闪避,灵气落空,泥土飞溅,平坦的地面立时变得坑坑洼洼。

    “我拖住他们几个,你去放火,烧了他们的宫观殿宇。”鳖三说道。

    “你能行吗?”云羿皱眉。

    “上次是被你给拖累的,要不是施展啸命风雷止住他们四个,我也不至于灵气耗尽。你快去,拖他们一时半会儿不成问题。”

    云羿答应一声,朝着唐周急冲过去。唐周在云羿受伤吃过亏,对他心存惧意,见他正面扑来,立即催放灵气,试图逼退云羿。

    云羿身法快捷,要闪身避开并不困难,但尘云子和那白发老道并不给他从容脱身的机会,左右夹攻,取的皆是云羿的六阳魁首。

    “两个娃娃,滚一边儿去!”鳖三紧随云羿身后,展臂出掌,分迎左右,替云羿接下了尘云子和白发老道的掌劲。

    同为太玄修为,鳖三的修为比这二人的修为要精湛雄浑,鳖三只是身形微晃,那两人却是踉跄后退。

    有鳖三断后,云羿压力小了许多,也不去理会唐周,径自从三人的之间掠出。唐周转身欲逃,但此时金雕赶至,云羿纵身跃上鹤背,即令金雕升高。

    唐周纵身掠起,伸手去抓金雕,但金雕的速度实在太快,唐周连根鸟毛儿也没摸着。

    升空之后,云羿神念送出感应咥血剑,感知到咥血剑就在玉宸殿中,当即伸手进殿飞往玉宸殿。

    玉宸派与丁甲派虽有宿怨,但二派的祖师同为玉宸道君,出于对祖师的敬意,云羿命金雕于殿外降落,独自进了大殿。

    咥血剑就被压在玉宸祖师法相下,应该是尘阳子等人发现咥血剑凶戾异常,故此将剑压在祖师法相前,意图以祖师身为洗涤剑身戾气。

    云羿拿起咥血剑,除了大殿,转而骑乘鹤背,先行飞往经堂,画写火符将经堂引燃,再去饭堂放火,凡是能着火的地方,基本上都会被他扔上一道火符。玉宸殿和西山下的一片院舍都是幸免于难。

    云羿再怎么胆大妄为,不会对祖师不敬,欺师灭祖的事儿决计做不出来。而西山的那片院舍中住的皆是些年老的普通道人。

    此时会稽山上大火蔓延,黑烟滚滚,丁甲派数百门人惊慌失措,提水救火,但冬季干燥,而且被大火燃着的房屋众多,众道人也根本来不及救火。

    眼见丁甲派黑烟四起,云羿心中大感畅快,又赶去支援鳖三。

    鳖三被四名太玄道人的围攻,虽然凭借自身坚硬的龟甲不至于被击杀,但面对四大高手的围攻,不禁手忙脚乱。那四人皆抱了诛鳖三之心,出招狠辣霸道,鳖三应对吃力,险象环生。

    云羿正要赶去救援,却见两道黑影却冲着鳖三等人的位置飞去,定睛打量,正是唐周的黑鹰坐骑和白发老道的灰鹤。

    见此情形,云羿立即施展拘神遣将,那黑鹰和灰鹤此时注意力皆不在他身上,只是受到主人召唤奋力飞行,一不留神,注意着了云羿的道儿。

    黑鹰和灰鹤是受主人感召前去袭击鳖三的,但云羿给他们改了命令,让它们袭击自己的主人。这个命令是强制性的,但云羿感觉到它们本能地生出了一股抵触情绪,为免遭到反噬,立即加强神念,将它们的抵触情绪压了下去。

    鳖三也感觉到了黑鹰和灰鹤飞近,既往旋身连发数掌,将周身的死人逼退丈许,随即纵身跃起,双掌齐发,袭向黑鹰和灰鹤。

    唐周与那白发老道知道鳖三修为精深,掌力雄浑,担心坐骑受创,急忙凌空拦截,三人对掌,皆因无处借力被反震的向下急坠。

    两只飞禽立时朝着各自主人飞去,二人不明所以,皆以为坐骑是来救援的,好生意外,他们的坐骑跟随他们多年,早就生出了默契,知道这点高度对他们而言算不得什么。

    由于二人的心思都放在鳖三身上,一时间也没想到云羿能够控制异类,刚刚落地稳住身形,正要冲鳖三发难之际,皆感头皮一凉,随即头顶又是一热,险些登时飘飞而出。

    二人尖叫一声,下意识地抬掌攻击。云羿见二禽兽未能抓破二人顶门,立马神授灰鹤升空,黑鹰赶去迎接鳖三。

    鳖三见到二禽袭击主人,便即知晓云羿对它们施展了拘神遣将,见得黑鹰飞向自己毛利及纵身跃上鹰背。

    云羿神授二禽返回跟上自己,又命金雕径往西飞。

    尘阳子等人俱是目瞪口呆。唐周一边流到面颊的血迹,一边破口大骂。那白发老道上了岁数,人老心稳,倒是没有唐周那么失态,但脸色也是青一阵、白一阵,蕴有怒意……

    云羿本打算现在离开丁甲派,但到中途想起之前对尘阳子说过,若是他出来,定要让丁甲派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既然尘阳子不放在心上,那就给他提个醒。

    心念及此,神授黑鹰、灰鹤带着鳖三继续向西,而他自己则骑乘金雕飞回了丁甲派。

    丁甲派中到处是蔓延的大火,到处是呼喊救火的声音,人头攒动,云羿心念一动,催雕挥剑,冲进了人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