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恋战新梦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老糊涂了?
    “颜煌啊。”

    “菲姐?”

    晚上的时候拍完收工回屋休息。颜煌看着手机上三生三世的视频。弹幕出人才。

    东华帝君和凤九的戏份尤为吸引人,按理说不应该的。因为童忆是绝对的女一番,这部小说和电视剧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女主。但没办法,颜煌虽然是男二,嬴雪白是女二。奈何这次居然可以算是嬴雪白的颜值巅峰。

    而颜煌的东华帝君,高大帅气,天地共主的气场简直透过屏幕喷涌而出。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带着风雷紫金锤的感觉。

    但偏偏刚中有柔的是。

    凤九报恩下凡嫁给渡情劫的东华帝君,新婚夜那一晚的bgm居然是颜煌写给嬴雪白并演唱的插曲《繁花》。

    古风配合温婉的曲调,在嬴雪白已经成功发行专辑证明演唱实力的细腻甜美歌声中配合洞房花烛夜演唱出来。更显唯美。

    “遇见你的眉眼

    如清风明月

    在似曾相识的凡世间

    顾盼流连

    如时光搁浅

    是重逢亦如初见”

    “数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面

    就算来来回回错过又擦肩

    你的喜悲忧乐我全都预见

    三千繁花只为你一人留恋”

    如同凤九对着东华唱的,又如同颜煌对着嬴雪白唱的。

    一时之间不止cp粉,两边的粉丝也都激动酸甜不已的频繁刷屏然后热搜一直持续不断。

    颜煌早习惯热搜了,没在意。只是看着视频电视剧里凤九古装的美,爱意尽显的看着东华帝君。

    电话就响了。是刘雨霏。

    “不要和她计较……多照顾一下。”

    看来刘雨霏是知道了,第一句就这个。

    颜煌笑:“我没计较,也照顾了。你知道照顾到什么程度吗?指着我鼻子骂我吃小灶耽误周期还要人顶上,我也什么都没说。”

    刘雨霏语气一滞,轻叹开口:“打电话和我契爷一通哭诉,还说被人咒契爷早点死。”

    颜煌皱眉:“你契爷不也是个成功企业家吗?耳根子这么软?自己判断能力都没有?”

    刘雨霏笑:“他大她三十岁啊。当女儿宠着……”

    颜煌恩了一声:“反正我不和她一般见识。”

    刘雨霏无奈:“我知道。看我面子了,让你受委屈……”

    “也不全是看你面子。”

    颜煌感慨:“她赶上娱乐圈最好的时代了。”

    刘雨霏好奇:“什么最好的时代?”

    颜煌开口:“我脾气收敛低调的时代。”

    “呵呵。”

    刘雨霏笑,语气轻柔:“是,我也赶上了,之前你脾气大强势霸道我也没见过,就是听说而已。”

    随即开口:“总之我劝劝契爷,毕竟她这个咖位和身份大家只是给我契爷面子而已。她自己不收敛还总惹事,都是给我契爷添麻烦而已。要不是看在契爷的面子上我都不想理她。”

    颜煌示意:“无所谓。我一堆事要忙,哪有闲心理这些?”

    刘雨霏又道谢,客气几句就挂断。

    只是没多久,电话又响起,白小宁的。

    “颜煌。baby怎么了?好像在剧组和谁吵起来了?”

    颜煌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白小宁开口:“陈近非陈总和汪总联系,汪总又和我聊了一下。我不知道情况,问了baby说她太嚣张了,但是没否认也牵扯到说了陈总一些事。”

    颜煌笑:“baby嘴够狠,骂急眼了说人家是图对方岁数大,等着对方去世她接受遗产。”

    白小宁失笑:“baby?!她会这么说?”

    颜煌恩了一声:“话赶话吗?怎么了?对方计较吗?”

    颜煌皱眉:“人真是都这样,沾上女人就容易老糊涂,以前创办事业的精明去哪了?不分青红皂白,不知道自己金丝雀什么德行,就在那开始护着?”

    “人不都这样吗?”

    白小宁开口:“不说这些。你看有没有必要让baby道个歉……”

    “什么?”

    颜煌坐起:“你是不是男人?人家知道护着自己女人,你还说人都这样,你怎么不护着?”

    白小宁无奈:“两人吵架没什么,baby到底还是带出来对背后人的辱骂……”

    颜煌张张口,最终示意:“你要是问我的意见,我觉得没必要。但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你们商量决定吧。”

    说完不等对方开口,挂断电话。

    随手丢在一边,颜煌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

    ——

    “你听说了吗?”

    “什么?”

    “你家颜煌在剧组被一个十八线欺负了。”

    “什么?!”

    两个什么的语气是不一样的。过完年去象山继续考察。同周莉制作人一起学东西。

    嬴雪白上进心事业心都不提了,公认的好强。所以很专心很刻苦,而且不多话不多事不参与,就跟着周莉如同拎包助理似的。只是陪同而已。

    已经谈妥了,时间都定了。但还是要和导演一起再看看场景哪里不合适,要进行小范围修改。毕竟不可能完全按照原著剧本的要求来。

    晚上休息的时候,不拍戏居然也很累,不过嬴雪白觉得很充实,至少不用空闲的时候胡思乱想。

    可偏偏总有人碧池过来主动告诉你什么。

    比如薛双在嬴雪白泡脚看剧本的时候,坐过来好奇开口说了事。

    嬴雪白惊讶看着她:“十八线欺负他?!”

    薛双恩了一声:“剧组都不是新闻了。有认识的传出来的,一个女三可能都不算,仗着是一个金主的女朋友,结果屡次刁难颜煌。怪他出去吃小灶,怪他随便请假然后耽误拍戏还得别人行程往前串,还总找茬。”

    拉着嬴雪白手:“而且你不知道,baby为了维护他,居然还把对方骂了,不过也得罪了那个金主。白小宁四处找关系平事,可能还得让baby道歉呢。”

    嬴雪白愣了很久,继续看着剧本没回应。

    薛双惊讶:“你这算什么态度?”

    嬴雪白摇头:“他不会有事的。”

    薛双不解:“有没有事不说,你这算回答我吗?”

    嬴雪白大眼睛看着他:“可以啊。”

    薛双不敢置信:“我特么……”

    “你想死啊你?!”

    嬴雪白直接脚伸出来还带水踹过去。薛双咯咯笑着抛开,随即抱怨:“臭不臭?”

    嬴雪白要拿水直接泼,薛双赶忙躲开,嘀咕走掉:“懒得理你。”

    砰地一声关上门。

    嬴雪白没好气再把脚伸进盆里,却感到水温有点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