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反派驾临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孟寒瑟瑟发抖
    黑龙城,是苍龙山领地内的五大主城之一,而王家,是黑龙城三大世家之一。

    王家传承上万年,出过很多强者,底蕴深厚,如今圣位境巅峰的强者,都有好几位。

    黑龙城有三大家族,分别是王家,江家,李家,这三大家族三足鼎立很多年了,然而近年来,王家日益壮大,有一家独大的趋势。

    另外两家纵然嘴上不承认,身体却是很老实,经常联合起来抵制王家。

    此时,王家的族地。

    其中一个奢华的房间内,孟寒独自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哗啦啦”

    在他体内,生生造化经和生命法则迅速运转,他的伤势迅速恢复着。

    这次真的伤得太重了,主大陆的空间乱流太可怕了,几乎要将他摧毁,要不是有魔神柱和神钧剑护体,恐怕他直接被撕成碎片了。

    而即便活下来,他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身上诸多资源几乎消耗殆尽,而且身体也遭到重创,五脏六腑移位,经脉骨骼断了个干净。

    “哗”

    许久,一股无形的生机之气扩散,然后迅速收敛回去,孟寒睁开了眼。

    那眼神,锋锐无比。

    “月皇,我看你怎么跟我交代”

    以他如今的实力地位,的确没资格跟月皇要什么交代,毕竟人家是皇,他只是圣。

    但是,不代表他孟寒就任人拿捏

    如果说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月皇出手对付他,那也无可厚非。

    但是他什么也没做。

    在这样的情况下,月皇险些置他于死地,这件事,自然不能这么算了。

    虽然月皇也是为了自己的师尊,但是站在他的角度,又是什么感想呢

    就因为他有那种想法,或者青诗对他有一丝情感,他就要死

    说白了,就是对方瞧不上他

    月皇认为他配不上冰皇

    配得上吗

    目前的确配不上。

    但是他有自知之明,因为配不上,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

    他就像一个小人物,怀着一个大梦想,不敢告诉别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努力着。

    然而有一天,一个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直接揭开了他的梦想,然后告诉他你不配

    真的不配吗

    谁人生而知之

    谁人生而强大

    也许想要得到什么,需要资格,但是梦想,谁都可以拥有,谁也无法去否定,谁也不行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许久,孟寒自嘲地笑了笑。

    然后收起了所有的情绪。

    现在想太多也没有意义,等他强大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证明一些东西

    “那么现在,这个王家在做什么呢”

    他想了想,王家如今自以为拐骗了一个绝世天骄,必然在讨论怎么蒙蔽他吧。

    他是王天放

    王家内部,现在一定在努力达成一个共识王家有一位天骄,叫王天放

    如果所有王家族人,都觉得家族内有这样一个隐藏的天骄,那么,就真的有。

    毕竟,他现在“失忆”了。

    “王天放,这名字还真够难听的,也不知道是那个蹩脚大叔取的反正不是我。”孟寒随口吐槽,这个名字必然不是他取的,因为原著中根本没有那个人。

    突然

    孟寒目光一闪,脸上再次变得颓废起来,似乎大病初愈。

    “吱嘎。”

    门打开了,一道魁梧的身影走了进来,正是王天霸。

    如今,这位玄孙已经完全将自己代入了哥哥的角色中,十分的热情。

    “天放,伤势好些了吗”

    他上下检查着孟寒,眼中露出关切之意,那种感觉,跟真的一样。

    “吃了这么多药材后,已经好多了。”孟寒露出愧疚之色,不好意思道:“我我用了这么多资源我这心里”

    “没事”

    王天霸豪迈地摆摆手,忍着心中的肉痛,强颜欢笑道:“你是我王家的天骄,王家未来的希望,花再多的资源也值得”

    这次的确是大出血。

    几乎花了王家数百年的积蓄。

    但是在王家的掌权者们看来,这完全是值得的,根据他们的探测,这是一尊可以和苍龙山那位妖孽媲美的绝世天骄。

    此人,有皇者之姿

    “好吧有什么事吗”孟寒似乎从愧疚中走出来,低声问道。

    “嗯,老祖想见你。”

    王天霸说道,然后笑着解释:“不要紧张,老祖对你一向很器重,你现在重新归来,老祖很高兴,或许还能给你一些礼物呢。”

    老祖

    孟寒心中微微一凝。

    根据王家的势力来看,王家的老祖多半是圣君级别的存在。

    这种老怪物,可能不好糊弄。

    而如果是那种寿命无多、油尽灯枯的老家伙,也许还会贪图他的身体

    “走吧。”

    王天霸拉着孟寒往外走去。

    孟寒没有挣扎,任由他拉着朝着外面走去,他也想看看,这王家能搞什么花样。

    很快,两人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大殿雄伟,冷清而庄严。

    大殿之外,十多位老者站在那里,一个个气息强横,都是圣位境后期的强者。

    而大长老王天生站在那里,他身材魁梧如野牛,脸上却带着慈祥的笑容,说道:“天放,老祖在等你,进去吧,好好表现。”

    “嗯。”

    孟寒点点头,然后朝着里面走去。

    要他叫爷爷。

    那是不可能的

    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下,他走进了大殿之中。

    “哗”

    刚走进去,就感觉到一股隐晦的死寂之气袭来,仿佛里面陈列着一根腐朽的木桩。

    孟寒目光一闪,心中有了某些猜测,但是依旧不动声色,朝着前方走去。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

    越是危机时刻,越是冷静。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如果往外走,绝对无法应对外面那群人的翻脸,而往里面走,利用自身的诸多条件,倒是有很大希望翻盘。

    终于,他来到了最内部。

    那是一道方形的池子,里面蓄满了银色的液体,水光潋滟,熠熠生辉。

    而池子中,盘坐着一个白衣老者,他骨瘦如柴,犹如一具骷髅,而一头白发,却不知道有多长,垂落在池子中,犹如水草般浮动着。

    “你您您是”

    孟寒脸色陡然苍白,惊慌地倒退了两步,脚步凌乱,差点摔倒在地。

    “孩子,别怕,到我这边来。”

    这老者抬起头,枯瘦的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对着孟寒招手。

    “老老祖,有事吗”

    孟寒缩了缩脖子,眼神有些胆怯,犹如纯洁的小绵羊,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