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470章 江山一统(三)
    事实上,王振宇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由于青年军的争气表现,自己十分幸运的提前了差不都三十年完成了祖国的伟大统一,也就是说接下來只要不站错队,自己就能带着国分享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红利了,夸张点说,只要操作得当,王振宇甚至可以建立一个疆域更广阔、资源更丰富的千年帝国。

    所以从一开始,华联邦的设想就存在于后世宅男王振宇的脑海,别的不说东盟十国肯定是要成为华联邦的加盟国,南海以后就变成华联邦的内海了,省的大家折腾來折腾去的。

    很多年后,王振宇感慨道:“人最好还是不要有想法,一有想法就把自己累死了。”

    从1月3日起到农历新年,王振宇开始了他來到这个时代之后最忙的一段生活。

    由于打着建立联邦政府的念头,所以军队,政府方方面面的事情就不可能如过去一样躲在幕后操作了,王振宇亲自飞抵南京,并在机场发表演说,表示自己将向国民代表大会建言,组建新的华联邦,然后在一片哗然声直接住进了江苏织造府,这里现在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南京办事处。

    王振宇突然抵宁并高调宣布要组建新的华联邦立刻就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和猜测,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社会名流纷纷求见,国民政府主席孙文看到这个局面,也感觉到了压力,这个华联邦是个什么东西,华民国要往哪里摆,国民政府还要不要,国民党以后的命运会如何,孙文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在日山东之战的时候的一些做法了,太直白了,以至于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现在势头正盛、咄咄逼人的王振宇。

    既然是组建新政府,第一步自然要广集民意了,王振宇到不担心国民代表大会不通过自己的提案,毕竟自己的设想是很符合大家利益的。

    按照王振宇的设想,首先第一步,就是整个联邦是建立在民主、平等、自由的基础上的。

    这也是结合了过去数千年国历代王朝兴衰得出來的结论,王振宇在1月5日的有章太炎、蔡元培等社会名流出席参加的民主建设座谈研讨会上出人意料的谈起了明史:“我们现在回过头來看明史,看看偌大的一个王朝为什么会覆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很可怕的结论,那就是央集权制虽然便利于权贵对整个国家的统治,但是其本身就是一个不健全的东西,央集权首先就要有一个固化的统治阶层,所有的人要进入这个阶层唯一的路途就是参加科举考试,所以才有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而这个统治阶层的延续在主体上和才能无关,而是和血缘关系、婚姻关系密不可分的,大明帝国的各级政府严格來说都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地方政府,而只是作为这个央集团的派出机构而存在的,于是权力始终是在小圈子里循环,而为了保证这一点,集权政府首先要做的就是避免地方做大,异地为官的制度就应运而生了,所有地方的父母官都是由央政府指派,他们的使命和责任不是发展地方,而是捍卫央,因为他的乌纱帽是央给的,不是地方百姓士绅给的,所以无论他多么强调要为民做主,要护佑一方那都是鬼扯,他们的作用也就是忽悠一方,这是最大的不平等,一个地方的人对于自己家乡的建设沒有任何决定权,而任由一个任满就要升迁走人的家伙胡搞乱搞,那除了青天高一尺估计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偶尔出个好官那也跟彩票的概率差不多,不知道什么是彩票,沒关系,我们很快会发行这个玩意,指望儒家的圣人制度其实是政治的一个极端,其真实程度还不如黄老的无为而治,这点大家要警惕,不要想当然,我对于民主的理解和这个央集权制是完全相反的,我觉得只要把控好两点,这个地方上就可以给他自治的权力,一个城市的市长就应该由这个城市的居民选出來,不要怕人家搞贿选上台胡搞乱搞,我们只需要保证居民有用选票更换市长的权力,这个市长他就不敢胡作非为,因为他乱搞损害的还是这些市民的利益,不要因为学历低就认为别人蠢,在利益面前,谁都不是傻子,所以我们就不要自以为是,相信老袁的那一套,动不动就认为民智未开,然后打着代劳的幌子谋取私利,这里肯定有人就要问我了,把权力还给地方,还给国民有什么好处,我可以告诉你们有什么好处,国家这个东西归根到底是由大家一起组成的,今天我们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可以觉得自己很伟大,别人很渺小,但是请不要忘记了,种田缴税的是国民,生产经商的是国民,沒有国民,我们吃什么,穿什么,我们用什么來组建我们强大的军队保卫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现代化的建设沒有一项是可以离开国民的支持的,明朝末年李自成为什么能轻易攻破北京,满清二十万八旗兵为什么能奴役亿万大明百姓,其本质上的东西我们都要想一想,正是因为统治者的穷奢极欲,正是因为他们自诩精英脱离了国民,甚至利用爱国爱君父的幌子欺压国民,使得国民产生了这样一个观点,反正是被统治,被欺压,被勒索,那么被谁勒索不是勒索,被谁欺压不是欺压,异族人也好,本族人也罢,换个统治者还不是一样的交税纳粮,所以顾炎武才会急着在那里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以我在这里再强调一点,圣人政治也好,世袭皇权也罢,其实质还是独裁,而事事一人专断的结果只能是让其他人对这个事情失去兴趣,最终离心离德,因为人是会变的,就比如说我自己,我今天在这里大谈民主,主张搞联邦制,可是二十年后,谁能保证我还支持这个东西,也许到时候我会考虑让我儿子接我的班,我会考虑我的家族私利,这是人性,有这样的念头不可耻,但是一旦得逞危害会非常大,明史把大明灭亡归结于闯贼和满清,其实我要说,明朝亡就忘在自私二字上,所以我们要通过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把这些不好的东西统统规避掉,把光明的、积极的、向上的东西给鼓励出來,让每一个国民都有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捍卫我们这个国家,而不是通过爱国主义洗脑教育去捍卫政治流氓,总而言之,民主、平等、自由应该是这个新联邦存在的最大基础。”

    掌声,经久不息的掌声,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人人眼的粗鲁军阀居然会说出这样的道理來。

    而在次日进行新联邦制度设计委员会的成立大会上,王振宇更是言简意赅的提到:“我们建设新联邦的目的只有两点,第一是在国家政治层面上,打破所谓精英集团对权力的垄断,让大家在政治经济利益上发生冲突的时候,能够通过选票取得妥协和进步,而不是动不动就玩东风压倒西风或者西风压倒东风的把戏,要和平,不要流血,让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变得更民主更健康,通过选票把当家作主的权力真正还给人民,把和平留给这个伟大而古老的国家,第二是在个人生活层面上,打破是政治权力垄断是打破各种社会资源垄断的基础,我们的联邦要通过制度建设來保证每一个国民的健康发展,只有真正做到消除阶层固化,要在任人唯亲和聚贤不避亲之间寻找平衡点,要让有能力有才华的国民出人头地,我们的社会才会健康和谐,为每一个有才华的国人打开成功之门,同时不允许他们在通过这扇门之后为了给自己的子孙留住成功而随手关门,这就是新联邦要实现的目标,我们的新联邦一定要把光明、平等、民主和自由带给每一个国民。”

    在如何避免联邦分裂的问題上,王振宇也提出了自己的设想:“有两样权力联邦政府是一定要紧紧握在手里的,第一是军事权力或者说是国防权,第二是外交权,我们把地方民政建设的权力给了地方自己,税收也按一定比例分配,我不相信还有那个外国敌对势力能够把我们联邦治下的地方政府拐走,只要我们建立起整个联邦的福利体系,我更不相信那个地方政府还会去独立,分裂,只要我们每一个国民都幸福的生活在联邦里,谁会去分裂伟大的联邦。”

    随着讨论的深入,反对的声音开始出现,第一个跳出來反对的就是不知道死活的汪精卫,他在接受申报的采访时直截了当的表示:“事实上,王振宇只适合当一个将军,他根本不适合搞政治,他满脑子的理想主义,我很担心如今來自不易的统一局面最后毁在他这个理想主义者手里,我们的国家应该由更加成熟稳重的政治家來带领。”

    尽管批评声音有之,但是王振宇推动华联邦成立的决心非常大,无人可以改变,同时他已经准备对反对派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