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323章 新年(一)
    华民国年,西元1917年3月15日,一个华民族值得铭记的日子。

    在法国的马赛港,繁忙的码头正在接受非洲和亚洲殖民地通过地海送來的各种物资,这些物资是支持法国人继续打下去的基础所在。

    码头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法国人了,在法国,所有五十岁以下的男人都被送到了前线,他们将在那里和德国人进行最后的死磕,直到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码头上干活的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亚洲人,准确的说是国人。

    这些廉价的劳动力都是英法两国政府花钱从国雇來的,他们吃苦耐劳,每天可以连续工作十四个小时,对待遇从不抱怨,也不挑活,这让习惯了工人罢工的法国老板们十分满意:“这些來自东方的国人比阿拉伯人和黑人要勤劳肯干的多,这些人真是天生的优秀工人。”

    其实法国老板误会了,其实这些在家乡失去了土地的国劳工如此卖力的原因一是想多攒点钱回家置办田产,二是在他们头上还有工头的压迫,如果他们敢不勤力的话,法国人或许拿他们沒什么办法,可是这些反动工头就会带着他们的打手來毒打自己这些人。

    于八和熊二就是这种反动工头的代表,他们联手掌管马赛这个港口码头的全部八百名国劳工,不过他们这个工头可不是国民政府委任的,而是自封的。

    说起來于八和熊二在国出发的时候和所有的劳工一样,甚至更惨,他们两个都是湖北天门人,原本在有着“湖广熟天下足”的老家过着富足的小农生活,不过这两个是村里有名的闲汉,偷鸡摸狗,帮闲打架从不落单,虽然三十岁了也都还是光棍一个,原本也就想着东吃西拿,调戏一下村里的寡妇也就是一辈子了,不成想忽然有一天村里來了工作队,要把村里大户王财主家的田地强行买走,说是搞军垦农场,这如何可以,地收走了,弟兄们吃什么去,于八和熊二就带头闹事了,结果自然是悲剧了,王振宇的青年军比后世的强拆大队还要凶狠,一帮子安保部队拿着军棍对着于八他们就是一顿狠揍,至于究竟有多狠,反正这二位以后看到青年军的蓝灰色军装就腿肚子乱颤。

    沒办法,村里的壮劳力种地喂养能干的被收编进了军垦农场当什么农技师,看起來老实本分的则被送去了武汉工厂当工人,而像于八这种既沒本事又沒手艺的对不住,沒地方肯要了,最后沒办法,二人报名参加了去欧洲当劳工。

    船上的日子是痛苦的,英国人和法国人能做的也就是保证这些劳工的淡水和食物供应了,在二个月漫长的航程,如果有人生病了,对不起,虽然不会跟贩卖黑奴一样扔进海里喂鲨鱼,但也会被立刻隔离然后在下一个港口被赶下船,仅仅是丢一点生活费就算遣散了很多年后,国人权委员会就此做了一份人权备忘录,并向英法政府提出赔偿要求。

    不过到了法国以后,于八和熊二这两个湖北人的精明劲就出來了,真不愧是天上头鸟,地上湖北佬,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先是从劳工纠合一批打手组成所谓的帮会,以保护劳工,帮劳工了难的方式成功的控制了整个港口的劳工,获得了从劳工收入抽水的权力,随后他们又通过和货轮水手建立私人关系的方式,偷偷走私生活用品和奢侈品,然后高价转给法国当地的有钱人,要知道这个时期法国政府已经开始对国民经济和物资分配进行掌控了,生活用品是国家掌控物资,很多法国家庭都挣扎在温饱线上。

    靠着这样的方式,于八和熊二从劳工变成了法国当地的富人,在这个动荡不安战火纷飞的时代居然过起了让人无比羡慕的生活。

    “于哥,听说你昨晚又去找那个大胸脯的卡米尔了,怎么样,那娘们是不是很带劲啊,要不换兄弟去试试手”熊二问正躺在沙滩椅上休息的于八。

    “管你屁事,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那个高个子的玛丽可是被你小子得手了,你少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于八不愧是大哥,毫不客气的教训熊二。

    熊二一脸不快道:“得,不就是个妞吗,只要有面包和钱,她们还不跪着跪着求咱们干啊,再说了,这些妞可都是有男人的了,只不过他们的男人都上了前线,能不能回來就不知道了,咱们兄弟交换一下玩有什么不好,又不亏本,,。”

    正在这时,船舶进港的汽笛声比赛似的从远方传來,让于八和正在胡说八道的熊二十分惊讶的坐了起來看向远处,两人都心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那么多船进港啊,看样子咱们兄弟发财的时候到了。”

    在海平线的远端,十二艘万吨货轮正排队等着进港了,如果于八和熊二有望远镜的话就会发现,这些货轮上都悬挂着属于青年军的猛虎旗。

    当第一艘货轮靠港的时候,在码头上劳碌的国劳工并沒有任何变化,他们依然麻木的在装卸货物,一袋一袋产自越南的腰果被装上货车然后离开码头驶向目的地。

    一批打起精神准备去接货的国劳工走到船边才发现平时那个对他们动辄呵斥的法国理货主管居然沒有跟过來,而是在原地违反规定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狠抽了起來。

    紧接着一个移动木制梯靠传了,然后走下來的人居然是国人。

    如果只是国人到也不稀奇了,几乎每天都有劳工从国内被送到这里來,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批接货的劳工惊讶的看到走下來的居然是身穿蓝灰色军装,全副武装的国军人,这些军人一个接一个,整齐的走下船來,然后在码头进行列队,每条船上差不多都有一个步兵营的兵力,看着这些精气神十足的大兵,劳工们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咱们国自己的军队啊。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原本精神麻木,双目无神的劳工们突然激动的高呼万岁,他们纷纷上前看一眼这些來自祖国的军人,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身为国人的自豪,而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那个法国理货主管把猛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后转身离开了。

    是啊,自1840年鸦片战争一來,这是国军队第一次走出国门,出现在了列强的土地上,这就是国远征军第一师,未來青年军的第二十二野战师,他们十分光荣的成为第一支出现在欧洲的国军队,看着那些为自己欢呼雀跃的同胞,他们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此时此刻,在离港口不远的灯塔上,刚刚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为欧洲远征军总司令的心潮澎湃的白崇禧将军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轻轻的放下了手的望远镜,然后用别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虽然迟了,但总算是來了。”

    心情同样激动的还有他身后的军官们,白崇禧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机动,轻声吩咐道:“廖磊,张自忠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接收自己的部队。”

    廖磊等几个军官早就按耐不住了,听到这话更是行了个军礼就一阵小跑下塔去了,惹得白崇禧和其他军官一阵哈哈大笑。

    此刻在码头上,第一师政治指导主任蒋正准将正穿着一身准将大礼服站在队列的最前沿等待着廖磊军长的抵达,按照英法的要求,第一批抵达的远征军人数为23万人,正好是9个野战师。

    远征军司令白崇禧立刻将个师设为三个军:

    第一军军长廖磊,下辖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

    第二军军长李品仙,下辖第四师、第五师、第师

    第三军军长唐生智,下辖第七师、第八师、第师

    何应钦,夏威,叶开鑫,张自忠,李洪奎,周正明人出任师长,另外三个师师长由军长兼任。

    卫立煌,陈诚,罗卓英,严重,邓演达,顾祝同,胡宗南,张发奎,张治,熊式辉,薛岳,郑介民,王天培,孙震等三十人出任团长,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西南事变解决后,一大批川军,黔军,滇军士兵并沒有被补充到十到二十一师,而是和新兵混搭后进入到了远征军,尤其是很多团营级军官,大多是用的这些人,团长之如王铭章,王瓒绪,罗泽洲,王陵基,潘文华,唐式遵,田颂尧,范绍增,郭勋琪,王家烈,龙云,卢汉皆是西南出身,这一次也被派到了欧洲前线。

    白崇禧最初以为王振宇的意思是要借机把这些非嫡系消耗掉,接触了一个多月下來,才发现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十分有才了,而且个个都是胆大心细的主,所以白崇禧也就不忌讳这些人之前的出身了,全部提拔成了团长,远征军现在的问題缺的不是军官,军校的毕业生把所有的位置都补满了,缺的是军事主管,在关键时刻能够带着部队夺取胜利的人物,而这一类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熟悉欧洲战场,上述这些人是去年12月底才到的,原本是沒办法重用的,但是却因为远征军的迟到,最终克服了这个问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