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262章 尸山血海(三)
    3月29日,随着第一天攻击的结束,战争在这一天进入到了一个高潮,无论是青年军还是北洋军都在进行着民国以來最疯狂的攻击和最顽强的防守。

    不过张怀芝这里除外,他让程潜戏耍了之后开始长记性了开始有限度的收缩防线,尽可能和程潜玩一玩局部小战斗,总之不肯再上昨天的那种当了,而程潜要的也就是这么个效果,他还是能搞清楚哪里是主要战场,哪里是次要战场的,自己如果玩的太大,反而有坏了全局的嫌疑,把张怀芝的军队拖在这里就一切ok了。

    真正决定生死存亡的在另外三个地方,其在铜陵,我们的五省巡阅使冯国璋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家底全部掏出來了,整个南京就只有李纯正在努力重新组建和训练的第师,其他的部队全部都砸向了陶峙岳部守卫的铜陵防线。

    北洋第二师的王占元和第四师的杨善德这次真的是毫无保留,把手上的存货全部拿出來了,炮弹几乎把青年军第一师的防线完完整整的犁了一遍,步兵一个波次一个波次的朝着青年军第一师的防线涌去,整个青年军第一师面临成军以來最严酷的一战,所有的官兵都在咬牙切齿的硬顶着。

    每一寸阵地都浸透了士兵们的鲜血,枪炮声,金属的碰撞声,声嘶力竭的呐喊,濒临死亡前的哀嚎,人间最惨烈的一幕就在这几公里长的战线上反复上演,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会结束,他们只有麻木的射击,装弹,继续射击;格挡,刺杀,再格挡再刺杀,总而言之,就是消灭眼前一切可以活动的敌人,一个不留。

    一个个年轻而又鲜活的生命在这条战线上瞬间就变成了云烟,死亡的气息渐渐笼罩了整个战线,交战双方都在努力朝着彼此可以承受的极限发起最后的冲刺。

    “总指挥,不能这么打了,咱们第一师以一敌二,玩不起这个消耗啊。”师参谋长兼101团团长张旭光左手的胳膊上缠着还在渗血的白纱冲了进來,对着陶峙岳大声喊道,就在刚刚,101团又一个连队在一百十多名官兵阵亡后,靠着最后的十几个官兵和援军一起把冲进來的北洋军再一次顽强的赶了出去,青年军的顽强不仅仅是超过了北洋军的心理底线,也超过了自己的身理底线,虽然第一师的官兵靠着自己的勇敢和战术可以有效的杀伤敌人,但是兵力上的劣势是无法弥补的,而且这一点将随着战斗的持续变得愈发明显。

    陶峙岳看着军用地图,沒有说话,这时李宗仁穿越炮火來到了陶峙岳设在离前线不到1500米的指挥部,“纪常啊,不能这么硬耗啊,咱们得想想办法改变目前的被动局面。”

    陶峙岳闻言一惊,抬头对李宗仁道:“李司令,你怎么上來了,胡闹啊,这里就在北洋军大炮射程范围内,太危险了,快,快点下去。”

    个子瘦小的李宗仁性格却很是倔强他摆摆手道:“这个不用管,怕死还当什么军人,我來之前刚去前沿看了,弟兄们打的很苦啊,北洋军的火力也很凶猛,咱们不能这么打下去了,不然第一师早晚会被耗光的。”

    陶峙岳却摇摇头道:“沒办法啊,李司令,咱们只能这么打,咱们现在是在跟北洋军斗狠,來不得半点虚招,我刚才仔细听了一下,按照他们今天这个火力,很快他们的大炮就会打不响了,不是沒炮弹就是热的可以烫死人。”

    李宗仁却不认可:“可这么打下去,咱们兵力毕竟是少,损失不起啊,必须调整,先放弃一部分阵地,把兵力调下來休整一下才能继续战斗。”

    陶峙岳也十分固执的摇摇头:“李司令,都是我陶峙岳的生死兄弟,我比你更爱惜他们的生命,但是慈不掌兵啊,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咬牙坚持,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那么先放弃的必然是敌人,反之我们就等着被敌人势如破竹好了,李司令,得罪了。”

    李宗仁气得直摇头,好嘛,瞧自己这个司令当的,无论是白崇禧也好,还是陶峙岳也罢,加上那个擅自行动的程潜,手底下就硬是沒有一个省油的灯啊,他无可奈何道:“既然是这样,那我李宗仁今天就站在这个地方,和大家一起守住我军的铜陵防线,就按照陶总指挥的以前,我们坚持到底,决不放弃。”

    此后北洋军的攻击在第一师重炮团的威胁下果然开始慢慢衰落下來,而守卫在第一线的官兵也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李宗仁看到这个局面,对陶峙岳的感官好了许多,他知道第一师这个正面应该是不由担心被北洋军突破了。

    正面进攻还只是一回事,最危险的永远來自侧面,卢永祥率领的二个师就是要从南陵通过,从侧面杀入铜陵,这个战术是北洋军从小日本那里学來的,在历史上用的也还算不错,在镇压辛亥革命,二次革命,甚至是在北伐战争时期都多次使用,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北伐时期的南昌之战,几乎把蒋介石的党军第一师打的不复存在。

    不过在南陵他们也遇到了硬茬,鲁涤平的第十一师。

    前面说了,第十一师差不多是青年军最弱的存在,如果让他们如第一师那样去打阵地战,估计几个波次下來就崩溃了。

    不过不擅长阵地战并不代表不擅长别的,鲁涤平居然玩起了短促突击,他以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原北洋第39旅的官兵为点,以点带面构筑阵地,战线仍由北洋军突破,然后其他部队就对着突破之后的的北洋军一顿穷追猛打,而北洋军因为侧翼还有敌人,所以面对这种近乎无赖的反扑一时半会也拿不出什么像样子的办法出來,几轮折腾下來,卢永祥惊奇的发现,自己不但沒能突破防线,反而折损了二三千人马,活见鬼了。

    气恼之下卢永祥发现自己确实拿鲁涤平这种近乎牛皮糖的打法毫无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硬啃骨头,集兵力,一个点一个点的把钉子拔出來,于是战斗立刻从突击战升级为攻坚战,惨烈程度直接翻番,大家烂成了一团。

    这里头以张自忠率领的111团第一营守卫的斗家村最为激烈,整个村庄都被卢永祥用大炮轰了个稀巴拉,几乎找不到一间完好无损的屋子了,可就是这样,北洋军的进攻再一次被顽强的张自忠部给打退了,卢永祥无比惊讶的问左右道:“我想确认一下,现在跟我们在作战的是青年军吗,他们是人吗。”

    就在整个右路的战斗进入到了最激烈也是最惨烈阶段的时候,在左路,青年军也进入到了最后的攻坚阶段。

    白崇禧的攻击命令是在3月29日凌晨四时被坚决彻底的执行的,三个野战主力师集了各类火炮三百五十多门,对着定武军的阵地那就是一顿不客气的乱揍。

    这一次连张勋的指挥部附近也挨了几发,导致了十几个卫兵的死伤,这迫使张勋不得不连夜更换了自己的指挥部所在。

    应该说定武军的防线设计还是很合理的,青年军不断的朝着核心阵地压缩,而定武军却不疾不徐,依托工事,不断的阻击。

    几乎每一个沙包都需要反复突击,多次使用敢死队和爆破手才能夺取,交战双方的伤亡都在直线上升,尽管攻击部队打的十分卖力,大事从凌晨四点打到下午三点多,持续了差不多十二个小时的攻击之后,青年军上下悲哀的发现,定武军依然如一块顽石一般坚持不懈,居然连一点崩溃的迹象都沒有。

    请求休整的报告很快就被送到了左路军指挥部,白崇禧看完了报告就扔在了地上,他声色俱厉的告诉军官们:“援兵是沒有的,休整也是不用想的,我这里对你们沒有任何答复和要求,我唯一所求的只是一个结果,明天午,我要在和县吃饭,就这么简单。”

    话很快就被送到前沿,师长们立刻知道白崇禧生气了,于是大家不得不再次硬着头皮鼓起劲來,动员和调整自己的部队,总而言之,不惜一切代价,继续进攻,,。

    这下子换到定武军吃不消了,靠,你们青年军不用休息的,玩疲劳战了,这是。

    北洋兵们扛不住了,人可以不吃饭,但是绝对不能不睡觉,由于兵力少的劣势,定武军连最基本的轮换都做不到,张勋等主要将领不断到前线打气,但是依然无法阻挡定武军不断明显的崩溃征兆。

    3月29日夜间十一时许,青年军在和县大多数地段同时实现突破,军队突入和县城,同定武军展开巷战,不过靠虑县城的大小和房屋的情况,这个已经不成气候了。

    大势已去啊张勋不得不带着卫队和主要军官逃到长江边,坐船逃往南京。

    3月30日上午8时,残存的五千多定武军在苏锡麟的指挥下向青年军缴械投降,至此,经过28小时的激烈战斗,白崇禧全歼定武军二万,浦口的大门就这么简单的打开了。

    和县战斗也是青年军历史第一次成功的攻坚战,因此被光荣的记入了军史,而白崇禧也成为全军上下公认的军事天才,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