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257章 致命突击(一)
    镜头还是回到铜陵,东进负责阻击的特别支队正在紧张的挑选中,参谋长兼101团团长张旭光将负责指挥这支部队进行阻击作战。

    在近十万北洋精锐面前,用这样一支小部队去拖延三天,可以说是一个十死无生的恐怖任务。为了避免出现溃逃的情况,张旭光还是决定把整个任务的危险性和生还概率实事求是的告诉大家,这样起码让人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张旭光是一个团一个团去动员的,每当他把事实告诉大家的时候,整个现场都会出现死一般的寂静。但是随后就是更踊跃的报名,这让张旭光很是意外很是感动,他很激动的询问一名报名的年轻士兵,你叫什么名字,你不怕死吗

    年轻士兵闻言一愣,立正敬礼道:“报告长官,我叫李卫东,我怕死,因为我家里还有父母和兄弟姐妹,而且我还没娶媳妇,所以我不光是怕死,而且还不想死。”

    张旭光闻言十分惊讶,他平静的看了一眼这个看清来还很稚嫩的士兵:“那你为什么还要报名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

    士兵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娘伢老子说了,是大帅给了我们新的生活,没有大帅,我家不可能住进城里,我的几个哥哥也不可能有工作有媳妇。我当兵也有一年多了,大帅也从没亏待过我们这些人,现在到了出力气的时候,我如果不卖力气不卖命,我还是人吗没说的,死就死,干了,我也就对得起咱们大帅了。”

    原本以为是国社党政工干部洗脑有方的张旭光听到这个答案顿时就愣住,这是什么,这就是民心,这就是军心啊,大帅有如此人心军心,我军如何不胜

    很快这支由九个连队组成的特别支队就组建完毕了,一共一千五百多人。在队伍出发前,陶峙岳陪着一定要来的李宗仁一起检阅了这支队伍。每一个士兵都无比激动的争相和将军阁下握手,而李宗仁也十分感动的满足他们的要求,因为他知道这些可爱的年轻人最后能活着回来的必然是寥寥无几。也许健生老弟是对的,慈不掌兵,自己必须把这些士兵当成统计表上的数字,不然的自己如何能狠下心驱赶他们面对残酷的死亡呢

    在这一千五百个男子汉当中站着一个一心求死的男人,这个人就是王振宇原来的贴身卫士赵冲,为了时时提醒自己勿忘当日遇虎之耻,他已经改名为赵勇了,现任103步兵团某连二排排长。这次战争中最传奇的低阶军官就是这位了。。。

    出击从检阅结束就迅速开始了,特别支队被要求尽快赶到繁昌地区,然后分作九个部分,各自为战,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延缓北洋军的进军速度。至于方法则完全不予限制,无论什么办法只要有效就行。于是当天下午,特别支队就出发了,不过陶峙岳为了保证任务完成效果,还是力主给每个特别队员配备了八枚手榴弹,每个连队还配备了三门迫击炮,并临时调入十个迫击炮手。

    下面是跟随赵勇一起参加这次阻击兄弟的103步兵团某连文书李卫东的日记,很多年后,李卫东成为青年军军报的总编辑,然后在军报上以连载的方式公布了这段日记,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一阵轰动。

    3月22日,晴,天空万里无云,气温凉爽。

    我们是在3月22日奉命出击的,部队出发以后,大家都从出发前的热情高涨中渐渐冷静了下来。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执行的任务是多么的危险。从去年十二月底我们从安江出发以来,虽然我们走了湖南,江西,湖北三个省,参加了七八次战斗,但是很遗憾,我们没能和真正的北洋军交过手。对于北洋军的战斗力,我们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驻扎在我们相邻单位的第四师的兄弟们。据说他们的401步兵团先后和两支北洋军交过手,而他们从安江出发以后超过百分之四十的士兵是后来的补充兵了。所以要说不害怕是假的,我就开始害怕了,我甚至想回家,再看看那个在工厂集体宿舍走廊灯下给我缝补衣服的妈妈。这里说句题外话,我的父亲是一个抠门的老家伙,他不允许随便开宿舍里的灯,因为那是要交电费的,而这个抠门的老家伙计划省下每一分钱,好为我们兄弟将来娶个好媳妇。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辈子可能娶不上媳妇了。我们跟随我们的赵招赵连长以及党代表王帅宇在离开营地二个小时后和大部队分开了,每一个连队都拿到了一个阻击任务,而我们的阻击任务是哪里,我根本不知道。

    赵招连长是个性格很开朗的连长,二十一岁,邵东人。比我要虚长二岁,而且和我一样,父母也是被招工进安江的。听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考上陆军大学,所以他计划着等这一次战争结束了就去复习再考一次。而身为文书的我听党代表说赵连长还没娶媳妇的,甚至连女朋友都没谈,也没有心上人。这点不像我,我心里已经有小翠了。。。

    王党代表则比我大半岁,今年才二十,虽然他比赵连长年纪小,但是他可有学问了,好多关于大帅的故事都是他告诉我们的。也就是因为他,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家的好日子是因为有了大帅才来的,而且只要我们好好打仗,将来大帅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好日子王振宇后来偶尔看了一下这段后巨汗,,这又回到后世那个问题了,到底是国家养活了工人还是工人养活了国家,到底是谁给谁带来了幸福的生活,千万别搞倒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决心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去为大帅争取胜利王振宇悲鸣道:傻孩子,被洗脑了吧,当官的说什么你们都信啊,用敌人的鲜血来铸就属于我们青年军的荣耀。

    天色渐黑,赵连长听了几个尖刀回报的消息,决定全连就地休息,并且生火做饭。

    今天担当警戒任务的是二排,他们的排长赵勇是一个十分粗壮的汉子,同时也是一个性格古怪的家伙。平日训练很刻苦,带兵也很严肃,跟谁都没个笑脸,仿佛我们都欠他钱似得。我们都很讨厌他,希望赶他走,但我们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党代表也找他留在湘西陆军军官学校的同学查证过,这家伙并不是从军校毕业出来的。这可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们都知道所有的军官都必须经过军校的学习并获得认可才可以进入军队。但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我上次去团部干事股办事的时候,特别找参谋股的孙股长查了咱们赵排长的档案。结果居然是团这一级别根本没有他的档案,这个就有点恐怖了。更恐怖的是,孙股长当时十分明确的告诉我,这个赵勇的人事任命根本没走团和师一级,是直接从军一级参谋部直接下下来的。我回来把这个事情告诉了连长和党代表后,他们都没再说过什么,加上这个赵排长虽然不合群,但是也不惹事,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他的存在了。

    而这个赵勇赵排长还确实是个人才,军事素质上比一般人都要刻苦,而且为人很讲原则。所以他带的兵在日常的比武中也比别的单位要厉害一些。这一点上让赵连长省了不少心,在营长哪里对他也是大加赞赏。最让人佩服的是他的勇敢,平时就不说了,这一次报名参加特别支队,他就是第一个,结果自然就是我们连被选中了。。。

    晚饭之后,负责警戒的警戒,休息的则纷纷进入野战帐篷休息了,我趁人不注意就溜进了一排长崔飞的帐篷里,这个家伙大我三岁,性格和赵排长不一样,十分开朗。别看他才是个排长,人家可是湘西守备队那会在靖州就入伍的老兵了,他的很多战友现在都是营连一级的军官了。咱们团军备股的股长就是他的同乡加战友,所以分发物资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搞了三倍标准的罐头,我现在进去就是分享他的战利品了。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杨梅罐头,虽然甜但是也很酸,相反我更喜欢荔枝罐头,感觉甜甜的,而且吃起来很有肉感。

    今夜没有月亮,但是满天的繁星让我们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在前线,不知道我的小翠在安江是否也能看见这样的星空,特别是最明亮的那颗北极星。

    我准备起身回帐篷睡觉的时候,突然发现和我们很少交集的赵排长此刻居然也在帐篷外仰视着星空。原本我没觉得有什么可惊讶的,毕竟今晚的星空确实很美,像梦一样。可是我突然被惊呆了,因为我惊讶的发现,这个平素沉默寡言的赵排长的眼里居然包含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