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175章 北上京师(四)
    沅江号是在12月2日晚上抵达武汉汉口码头的  按照预定形成  王振宇会在这里换乘火车前往北京  结果在码头  王振宇意外的遇见了这个时代的一个大人物

    汉口的码头不大  刚好可以同时停泊两班客轮  今天晚上一班重庆的客轮和一班安江的客轮前后时间相差不多  几乎是同时抵达了汉口码头

    王振宇和杨永泰  赵玉婷  王晨浩一起先下了船  他打算在码头上吹吹冷风  然后等随行人员拿着行李下來就去预定好的酒店休息  明早坐第一班火车赴北京

    结果他习惯性的往重庆來的那班客轮看了一眼  却看到一个身穿中将大礼服的军人顺着扶梯走下來  这会是谁  王振宇來了兴趣

    王振宇突然朝着此人走了过去  这位中将沒有带太多随从  所以沒有太多动作  反倒是军情局湖北站安排到码头进行暗中保护的人员吓得半死

    不得不说  靠着禁烟总局的资金支持  何键的军情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展成为了整个中国最大的特务机构  从其网络布局  员工数量  还有工作效率三个方面而言  袁世凯名下陆建章领导的京师执法处都无法与之抗衡  只所以名声不显  一是有意为之  刻意抹掉这个部门存在的痕迹;二是大部分网络都处于潜伏状态  更多的任务是在收集情报和发展内线  而不是刺杀  爆破  绑架这种可以一战成名的差事

    身穿中将礼服的人面容消瘦  但是双目锐利  配上特有蓄整过的八字须  显得特别有精神  他看着同样身穿中将礼服的年轻人朝自己走來  还以为是湖北方面安排的接待人员  所以伸手示意卫士不要拦住

    王振宇一时半会也吃不准这是不是蔡锷  毕竟他也沒看过蔡锷的照片  对于蔡锷的了解更多停留在影视作品里的形象  而在后世的影视作品中  蔡锷简直就是高帅富的楷模  至于眼前这位  很像王振宇工作过的物流公司仓库里的一个邵阳隆回的搬运工  王振宇对这个搬运工的印象很深刻  那个家伙一口气生了五个孩子  所以做工的时候特别不惜力  也特别喜欢算小账  经常让王振宇不胜其烦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还是有点道理的  出于谨慎和礼貌  王振宇抢先拱手道:“在下原湘桂军务督办  陆军中将王振宇  见过这位兄长  敢问兄长尊姓大名  ”

    那人虽然看起來不苟言笑  却在开口前露了下笑容:“在下蔡锷  字松坡  原任云南都督      ”

    大神啊  牛人啊  王振宇当场就当机了  这么一个长得和后世搬运工一个样子的人就是在民国初期改变了整个中国历史走向的蔡锷将军吗

    王振宇略显激动的一把握住蔡锷将军的手  不管怎样  先沾点王者之气再说  眼前这位如果不是病死在日本  后來能走到那一步还真的是不好说  反正曹锟让他打得望风而逃  冯玉祥让他打的二次倒戈      有的人虽然在历史上留下的轨迹如流星一般短暂  但是光芒却是永恒不灭的

    站在不远处的杨永泰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  好像之前在船上侃侃而谈  霸气侧漏的王振宇这会对对面那位中将可是异常的客气和殷勤啊

    “畅卿兄  快來  快來  这是我湖南军界的头号骄傲  日本士官三杰之一  我们宝庆府的荣耀蔡松坡蔡将军啊”王振宇也连忙大声招呼杨永泰过來见礼

    对于王振宇  蔡锷几乎沒有印象  月前王振宇拿下广西的时候  蔡锷还在忙着收拾重庆那个的局面  对于这个军界新奇之辈  最多的了解  也就是宝庆的老乡  另外还是昔日军中旧友王隆中的族侄  不过自己和王隆中虽是宝庆同乡  私下的交集还确实不多

    “你叔叔王隆中我们都认识的  他这人吧  性格爽直  明明是书香门第  却不拘于身份  愿意和丘八打成一片  深得士兵爱戴”蔡锷也是个交际高手  很快就和王振宇攀起了交情

    久经沙场的王振宇自然也是依样画瓢:“原來赵恒惕赵大哥是您在广西的老部下  您不早说  我跟他是在南京准备参加北伐的时候认识的  因为性格合得來  这一來二去的后來成了结拜兄弟  我从南京回湖南  他也是帮了我大忙的  只是这次二次革命的事情您也知道  我也不瞒您  他人现就在就借居在我那里  多的就不说了  ”

    赵恒惕是个什么情况  是场面上的人都知道  汤化龙的通缉名单上  这位仁兄就在程潜的后头排着呢  所以蔡锷听王振宇这么说  立刻竖起了大拇指:“文正啊  你是和你叔一个模子刻出來的  做人做事真的是仗义啊      ”

    一阵寒暄后  王振宇才知道蔡锷他们居然还沒到酒店订房间废话  谁沒事钱多的沒处花一样到处养特务  设办事处啊  他立刻让王晨浩安排  让下头的兄弟挤挤  无论怎么搞  一定要给蔡锷这边让出几间房來  蔡锷对此自然也是不好推辞  只能表示感谢了

    他乡见老乡  还真的是两眼泪汪汪;加上王振宇和蔡锷都一样  这次有都属于被北洋老袁削藩促统的两大代表性人物  所以也就开始英雄惜英雄了王振宇充其量算个猩猩  所以应该是英雄惜猩猩了  加上王振宇刻意结交  两人的关系立刻熟络起來

    次日  王振宇花了大价钱包了二节车厢  邀请蔡锷和自己一起坐车北上  蔡锷开玩笑道:“那我就蹭文正的车了哈  ”

    王振宇连忙道:“这哪里是蹭啊  您这就是给我面子  您要不坐  让我叔知道了  非得狠狠收拾我一顿不可  ”

    这一路有了蔡锷自然就不无聊了  蔡锷其实还比较健谈  加上内心苦闷也需要排解  一路上不时讲讲在日本读书的一些奇闻轶事  经常说得大家是哈哈大笑  尤其是赵玉婷这个小姑娘眼泪都笑出來了

    偶尔蔡锷也会问及王振宇在广西和陆荣廷交手的过程  当然这是打着切磋学习的幌子开口问得  而王振语除了军情局这一段外  其他的都如实说  非得有军情局这段不可的  那对不住了  刘古香  刘震寰等四刘就被光荣顶上了

    王振宇这份快人快语也赢得了蔡锷的好感  但是跟王振宇对杨永泰不同  蔡锷到底是一方老板  涉及时务和中央的事情  他是未提只言片语  王振宇也是个识趣懂味的人  他也努力避开这个话題

    但是有一个话題是绕不过去的  中国未來之大敌是谁

    饱受后世横店抗日片教育的王振宇满怀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同情  很自然的说了自己的答案:“蔡大哥这是蔡锷要求的称呼  文正窃以为未來中国之大敌必是贪得无厌的俄罗斯人  日本次之  ”

    蔡锷摇了摇头  说了一个让王振宇惊讶的答案:“日俄皆是我中华之大敌  但是我中华最大的敌人  他们还不算  ”

    日俄还不算  王振宇立刻被雷到了  來自后世的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整个新中国成立以前  日本和俄罗斯  包括后來的苏联  一直都在觊觎中国的国土  时不时就会咬上一口  其中日本更是在急不可耐的咬了一大口  结果八年抗战就在浙江横店以外的地方开始了

    如果日俄两国还不算最大的敌人  那么难道是美国  难道蔡锷真的会奇门遁甲  能掐会算  知道未來世界是美帝霸权主义的时代

    可惜蔡锷随后吐出來的两个字让王振宇知道什么叫想太多

    蔡锷轻声道了两个字:“内贼”

    再多他也不肯说了  甚至对于被自己说出來的这两个字也不愿意多做任何解释  至于何谓内贼  且谁是内贼  自己去猜吧

    王振宇心想你既然不说  我自然也就不用费心去猜了  打个哈哈也就糊弄过去了

    这个时代的火车可沒有后世的高铁那么快  从武汉到北京  走走停停最少要小三天的功夫

    过了黄河  就是直隶境内呢

    “对了  蔡大哥  我家老四就在保定读军校來着  我差不多有二年沒见他了  您要是不介意  就和我一起逛逛这军校如何  据说这可是咱们国家最高等的军事学府了  ”王振宇腆着脸发出了自己的提议

    蔡锷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甚好  我也想去看看这所军校  文正你是不知道啊  我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蒋百里现在就在这个保定军官学校当着校长來着  我就陪你去一趟  正好看看我这位当了校长的老同学  如果有必要  让他在你弟弟身上适度关照一下  将來的前途自然不会低到哪里去  你觉得怎么样啊  ”

    王振宇听了后  抚掌道:“如果是这样  那就再好不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