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149章 无名高地(二)
    拿下无名山头之后  陆荣廷在先前一系列的误判下做出了最新的误判  湘西军已经沒有什么战斗力了  无名山头上的抵抗是他们最后的力量

    既然是这样  那么继续前进吧

    果然随后一天的时间里  再也沒有出现无名山头这样顽强有力的抵抗  仅仅一天的功夫  陆荣廷大督军统帅着损失了四千左右的军队达到了百朋镇所控制的出口处

    现在桂军上下就算傻子都知道  只要打下这个百朋镇  整个柳州的大门就彻底打开了

    胜利就在眼前  桂军原本已经低落的士气再次被鼓舞到了顶点  官兵纷纷摩拳擦掌  立志完成这该死的最后一战

    而这时  第一师负责在百朋镇防御的是102步兵团张旭光部  这支部队沒有参加山地梯次阻击  整个部队处于养精蓄锐的状态  通过师属工兵团在百朋镇构筑了差不多七八天的防御工事  整个镇子都让他经营的固若金汤  现在就等桂军不知死活的一头撞上來了

    而师属重炮团的五十门山炮也进入了伪装好的炮兵阵地  徐源泉和万耀煌议定的方案是用102团在百朋镇对桂军进行有效杀伤  然后再把无力继续前进的桂军放进到平原地带  接着就是全线反击  303步兵团廖磊部和304步兵团李品仙部都已经在离百朋镇大约五里的地方构筑了坚固的工事  作为反击前最后一道阻击线  而更为利好的消息是  李宗仁亲自率领的第三师的两个团已经到了柳江  最迟明天早上  就能进入这最后一道阻击线  成为整个反击作战的骨干力量

    而白崇禧则有点郁闷了  他捞到了和上次常德之战一样的活计  带着第三师的另外二个团不辞劳苦  翻山越岭  一路迂回向桂军的辎重给养所在來宾

    这是十分危险的一个穿插行动  在沒有无线电联系的时代  敢于进行这样的大规模远距离穿插需要对友邻部队的高度信任

    第一  你的友邻部队要有能力  有决心排除一切艰难困苦和意外事件  坚定不移的完成原定的作战方案;以这一次穿插为例  如果第一师在桂军的攻势面前被打的节节败退  整个26公里的直线山路距离连一天都守不住  那白崇禧的这次穿插就会变成自杀

    第二  你的友邻部队必须是值得你信任的  否则会影响你穿插的决心和意志  毕竟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  稍有半分犹豫  结局完全不同

    白崇禧对于徐源泉并不是十分信任  因为他的知觉告诉自己  这不是一个厚道正直的人  但是他依然相信第一师会做到上述第一点  因为王振宇此刻肯定压在第一线了

    “动作快点  让后续部队动作再快点  到前面的镇子集合  我们离來宾只有三十里了  接下來都是平原地带  必须在敌人发现我们前夺取來宾  我可不希望流太多的血  ”、

    白崇禧对着身边的军官叮嘱道:“战争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我们要把弟兄们都平安的带回家  所以來宾作战该为夜袭  军情处的人会把城门打开的  你们动作要快  也要文明  成里的桂军作战部队不过二千  民壮却有万余  辎重之地敢于只放就这么点人  如果不是诱敌深入  陆荣廷这个老江湖也该退休了  ”

    可惜  这还真的不是什么诱敌深入  就是彻彻底底的老马失蹄  因为王振宇这只大蝴蝶的出现  陆荣廷提前了足足六年开始走下坡路了

    陆荣廷此刻的心态更像是一个已经输掉了一半家产的赌徒  急于用剩下的一半家产把输掉的赢回來  全然不考虑是否会输掉剩下的这一半

    历史的教训是无比宝贵和深刻的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那是扯淡  逢赌必输才是正解

    10月14日夜  湘西军第三师参谋长白崇禧亲自指挥303步兵团廖磊部和304步兵团李品仙部夜袭來宾得手  守卫來宾的桂军虽然进行了殊死抵抗  但是有心算无心  守卫來宾的桂军全部被歼  无一投降的壮烈也无法改变來宾这座城市陷落的结局  陆荣廷这场生死豪赌的第一把就输了个彻底  白崇禧的名字也随着奔袭常德  智取柳州  夜袭來宾这一系列的胜利开始闻名天下

    陆荣廷收到來宾失守的消息已经是10月15日下午了  桂军在百朋镇已经碰得头破血流了

    百朋镇的战斗是在10月15日清晨打响的  按照陆荣廷等桂系将领的如意算盘  那最好是一鼓作气  集中全部火力打下这个该死的百朋镇就再好不过了

    桂军把通过节省军粮运力而多运上來的炮弹一颗不少的砸向了百朋镇这个不大的镇子  顿时镇中硝烟弥漫  破碎砖石和残肢被炸上了天  即使是依托了坚固的工事  面对桂军的炮火打击  守军还是出现了一定的伤亡

    守卫百朋镇的是第一师102团的团长张旭光  此人是第二营教导队出身  在湘西军系统属于提升很快的一批人  只是日后因为在政治斗争中错误站队  而不得不结束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不过在民国二年十月十五日这一天  张旭光的名字被永远铭刻在第一师的战史中  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团长指挥102团近三千官兵  同來犯的近二万桂军进行了足足一天的激战

    在广西南宁  龚澎通过电台收到了來宾方面得手的消息  他一刻也不耽误的交给了正准备下最后决心的韦昌荣和陈朝政二人

    “二位统领大人  机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做买卖就讲究一个赶早不赶晚  过了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了  你们大可等我军打败了陆督军再动手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  就不是今天这个价格了  ”龚澎的话里是又大又拉  连哄带威胁

    韦昌荣沉默了半天  突然一把站了起來  似乎下定了最后决心一般道:“什么破督军韦某不要了  只要王大帅肯给韦某继续带兵的机会  韦某今天也就干了  从光绪年到如今  皇帝  总统都换了三朝了  我不能这一辈子都让陆老宋陆荣廷发迹前的本名这个老王八蛋踩在脚底下吧  ”

    陈朝政则眼珠子转圈圈道:“龚站长  陈某是个胆小的人  这么大的事情不咬咬牙那是不敢做的  对于什么省民政长  陈某自知是才学浅薄  做不下來  自然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未來的广西必是王大帅的天下  但是陈某有一个担心  向冒死问个明白  不知      ”

    龚澎哈哈笑道:“陈统领  都到如今这一步了  有什么话  但说无妨  ”

    陈朝政看了韦昌荣一眼  低声道:“那陈某就大不敬的问一句  王大帅会不会搂草打兔子  事后把我和韦帅一并拾掇了  ”

    龚澎早就知道两人心里担心的是什么  所以他沒有立即回答  沉默了一阵道:“如果两位是真心跟随我家大帅  这个自然不存在问題  但是如果还想和陆督军时一般继续插手地方民政  那我就只能告辞了  将來祸兮福兮就看二位自己的造化了  ”

    说完就要起身  唬得韦昌荣和陈朝政连忙起身相劝:“先生喜怒  先生喜怒  ”

    龚澎这才施施然的坐了下來  要的就是这么个效果

    韦昌荣和陈朝政私语了一阵后  韦昌荣提出了一个让龚澎的十分意外的要求:“龚站长  我和陈老弟也是场面上的人  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  潮起潮落也是见惯了的  当年的冯大人  后來的苏大人  别看手握军权风风光光  可是下场一个不如一个  说实话  起先我们不知道王大帅的本事  还存了当督军和省民政长的念想  可是江山带有人才出  一代新人胜旧人啊  现在看來  我韦昌荣确实是老了  这继续带兵也不合适了  所以我想  若是王大帅能给我和陈老弟发点养老费  不让我们两人白干这趟差事  我也就知足了  至于军队  沒说的  我们交出來  是整编  是遣散全都听从王大帅处置  我们这一年多为发军饷的问題都快愁死了  您是不知道啊  一个月三成的饷  也就是咱们广西穷了  搁在别的省  当兵的早跑光了  这日子我早就不想再过下去了  所以  龚先生你看      ”

    双方最后讨价还价的结果  除了原先许诺的每人二十万的好处  韦荣昌和陈朝政一人再拿十万大洋  而当初军情处计划的活动费用是一百万

    屋漏偏逢连夜雨  10月15日深夜  桂军巡抚第一军和第六军突然回师南宁  在内应的接应下  迅速开入城中  悄然包围了陆裕光部的二千人马  控制了省督军府  省民政府  省邮政局  几乎兵不血刃的就占领了整个南宁城  然后通电全国  宣布广西  韦荣昌任督军  陈朝政任民政长  并悬赏十万通缉逆贼陆荣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