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148章 无名高地(一)
    陆荣廷实在是长得太凶恶  以至于他的部下宁可面对敌人的子弹也不愿意面对老帅的怒容

    10月10日  战斗打响  桂军的战斗力在山地作战中得到了完美体现  第一师的官兵都很拼命  每一个山头都和桂军进行反复争夺

    但是桂军善于攀爬  以及悍不畏死的特点在这次山头争夺战中得到了极好的体现

    尽管大规模按照军训模式设置了交叉火力和重点打击

    “什么  丢了  你们连是怎么回事  一个高地连二个小时都沒支撑住就丢了”蔡钜献愤怒的冲着溃败下來的连长怒吼  此刻他恨不得枪毙这个作战不力的连长

    “报告  团部命令”传令兵救了这个可怜的连长一命

    蔡钜献回头看了传令兵一眼  稍稍平复了一下胸中的怒气道:“念  ”

    周围的官兵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蔡营长平日还行  这一逢行动就火气天大  动不动就要杀人

    “团长命令我们营有计划后撤  不允许出现太大伤亡  尽可能给敌人予以杀伤  特别是伤而非杀  ”传令兵到是见多识广  心理素质很稳定  不卑不亢的传达了新的命令

    蔡钜献背着手原地旋转了两圈  得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上头那个娃娃团长太坏了  什么叫伤而非杀  明明就是故意制造敌方伤员  间接削弱敌人有生力量  同时直接打击敌方士气  这读过书的人啊  就是坏  难怪他能当上团长  ”

    担任第一线阻击任务的101团就这样开始了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拉锯战

    陆荣廷压在第一线督战  这桂军参与第一波次攻击的是龙觐光和宋安枢的部队  第二次波次是莫荣新和林俊廷的部队  而陆荣廷的嫡系就压在最后面

    这里面要说陆荣廷沒存保存实力消耗友军的心思  估计我们的陆督军  陆大帅自己都不会相信  虽说都是桂军  虽说手心手背都一样  可这手心手背的肉他毕竟不一样厚

    虽然龙觐光和宋安枢貌似不带一点情绪  一丝不苟的执行了陆荣廷这个不合理的命令  且由于湘西军有意识的不断后撤并未造成太多的伤亡  但是裂痕就这样出现了

    接连两天  桂军一口气推进了十里路  伤亡还不足八百人  陆荣廷更加认定湘西军在围歼陈炳焜的第一师时伤了元气  只要自己继续努力攻击  等柳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十有就只是一座空城了

    王振宇此刻就在徐源泉的师部:“克诚兄啊  我看了一下战报和地图  你们第一师这个撤退的速度有点超过预期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  ”

    徐源泉擦擦汗道:“大帅  不是弟兄们不卖力  这些桂军跟吃了烟土一样  不要命似得一阵猛攻  咱们下头的部队不是为了避免伤亡吗  所以打上一阵子就放弃了  ”

    王振宇把报告一丢  不疾不徐的说道:“克诚兄  这是打仗  你可以跟我讲理由  你能给敌人讲理由吗  ”

    第一师参谋长万耀煌看着目瞪口呆的徐源泉  摇摇头插话了:“大帅  这个怨不得下头的人不卖力气  咱们从一开始的部署就有问題  ”

    王振宇抬头看了一眼万耀煌:“哦  说说看  武樵兄  咱们那一点做错了  ”

    万耀煌毫无畏惧的指出:“一个连守一个山头  看似沒有什么问題  可这也得看对手是谁  如果是北方平原來的大兵  这么玩  沒问題  可如果是比我们更善于山地作战的桂军  那就是以短击长  自取其辱了  弟兄们稍微坚持一下  很可能就变成了孤军  所以趋利避害之下  大家的阻击就变成了打冷枪的骚扰战  ”

    王振宇从椅子上站了起來  自己还是想当然了  只凭从后世看到的抗美援朝一书就制定了这么一个层层阻击的办法  现在看來确实是脱离实际了  让下头的人执行起來十分吃力

    “武樵兄  那依你之见  我们该怎么个打法  现在调整是否來得及  ”

    万耀煌点了点头  走到沙盘前  指着一个突出在山路中的山头道:“这里  大帅  就是这里  这个山沒有名字  也不高  工兵那边测算了就250米左右的海拔  但是这个山恰好卡在路中  无论走那边都要在这个山头的俯视下  周围的山则多是崖壁  只要放少量部队就可以有效阻止敌军抢占两翼制高点  这个得天独厚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一个关键点  我们在这里投入101一个团的兵力  绝对可以有效阻止敌人的攻击速度  并为第三师的迂回包抄争取足够的时间  ”

    徐源泉冷冷的看了万耀煌一眼  这个人太张狂了  大家都是湖北人  有必要这么不留余地吗

    王振宇可不管身后徐源泉的不满  他心里正在为这个计划大声叫好

    “就是这个无名山地了  你们两个去下命令吧  最少二天  必须坚持住  另外让101团他们派一个营在敌后伺机潜伏下來  再多我估计潜伏不下來  这个营在我们开始反击的时候  就占据这个无名山头  这样估计不用去來宾这个地方就能实现最后的大包围了  你们第一师要有这个决心  就靠你们这一万五千人  吃掉桂军三万人马  ”

    万耀煌立刻敬礼道:“卑职一定不负大帅所望  ”

    徐源泉就算是对万耀煌这个老乡心有不满  此刻在大帅面前  却也只能同声附和

    “哈哈  这个任务我喜欢  这个任务和我口味”蔡钜献看着师部下达的最新命令开心的大笑起來  不用猜  那个负责潜伏待机的营就选择了蔡钜献的第一营  至于刘叙彝的第二营则跟着团部奉命在无名山地进行阻击作战

    无名山地的战斗进行的空前激烈  10月12日这一天  桂军朝无名山地防御主阵地发起了十三轮冲锋  而且在第四次冲锋的时候把非常珍贵的炮兵也用了上來  对着山头的湘西军就是一顿乱轰

    蔡钜献带着几个侦察兵就伏在离无名山地不到三里的山顶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场的形势:“嗯  这个阻击阵地还是缺乏层次  这些鸟人  在军校考分到是厉害  真打起來就满不是那么回事  回头跟几个连长开会的时候注意这一点  咱们的阵地要有斜角和策应点  另外迎敌一面要挖出阻隔壕  保护主阵地      ”

    一直打倒天黑  桂军也沒能在无名高地占领哪怕半块阵地

    陆荣廷闻讯赶到了前线  这里离百朋镇只有十里地了  结果之前打得顺风顺水的桂军居然遭到了强有力的阻击  居然停在这里不得动弹了

    陆荣廷在大声呵斥了龙  宋二人之后  终于做出了把莫荣新  林俊廷他们第二梯队给压上去的决定

    10月13日  第二天  桂军从三面不顾一切的朝无名山地发起了攻击  一度攻入湘西军的防御阵地  而陶峙岳也杀红了眼  亲自带领团部的直属队三百來人发起反冲锋  把攻入主阵地的桂军用刺刀给赶了出去

    桂军付出了重大伤亡  却依然沒能拿下这个山头  陆荣廷当场下令枪毙了四个作战不力的连长  然后开出了二十万元的赏格  宣布无论是那支部队  先拿下山头  这二十万就赏他了

    一面是活阎王一般的陆大帅  一面是二十万白花花刺眼的大洋钱  所有的桂军士兵都做出了人性化的选择  反正都是一死  不如搏一把  或许还有活路  杀

    什么叫蚂蚁上树  这会的桂军攻击的样子就是最标准的了  桂军官兵如蚂蚁一样朝着山顶阵地疯狂的涌上來  怎么打都不见少

    战斗持续到下午五点  王振宇和徐源泉  万耀煌等人商议后  同意陶峙岳率部撤下來  因为仗到这个份上了  桂军就算拿下山头也需要休整半天  所以实际上二天的阻击任务已经提前完成了  再继续打下去不过是增加己方兵源损耗而已  毕竟101团经过两天的战斗已经出现了超过百分之三十的战损  大多数的重机枪都打废了  迫击炮的弹药全部打光  手榴弹更是被扔得一颗都不剩了

    王振宇亲自拍板  101团立刻从无名山地全线撤退

    下午六点  晚饭时分  陆荣廷下令杀了几十头猪犒劳大家  整个阵地一片猪肉飘香

    然后桂军各部各组织了一个连的敢死队  沒说的  好酒好肉招呼着  完了集体去送死

    这也是桂军的老规矩了  当初中法战争进行的最关键的时候  萃帅冯子材就是这么干的  敢死队一批一批的往法军身上招呼  作为当日的参战老兵  陆荣廷毫不犹豫的继续了这一优良传统并且发扬光大

    晚上七时许  二千名敢死队从三面一起涌了250无名高地的山顶  但是当带队军官冲入空荡荡的阵地时  只能感叹道:“这下陆帅的好酒好肉全部浪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