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民国当大帅 > 第084章 洪江攻略(四)
    身为州府,靖州有一个别处没有的好处,那就是设有邮传所的,准确的说就是有电报机。

    最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王振宇很是高兴了一把,他兴冲冲地跑去邮传所看电报机,结果让他失望的是,着玩意太大了,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5月,běi jg邮传部又行文下令,将靖州邮传所升格为局,这跟王振宇的关系就不大了。

    但是叶祖文却感觉很方便,因为他不用派人回武汉送信了,一封电报就能直接找到程祖福了。

    程祖福很快就回电说,将带技术人员一起动身来靖州,同行的还有叶祖文的次子国威和千金叶梓雯。当初叶祖文也是不清楚靖州的情况,出于谨慎,没有带女儿同来,为此还惹得叶梓雯十分不快,在家里很是发了通脾气,砸坏了不少东西。叶祖文当时还气得对叶梓雯道:“你这般模样,如何能嫁为人妇”

    叶梓雯却得意一笑,什么话也不说,那意思就是本姑娘已经找到销路了,叶祖文对此只能苦笑不得了。

    到了靖州,见未来女婿如此了得,不但收服了当地的商绅和宗族势力,而且还把为祸附近数十年的土匪一网打尽,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喜爱。原本计划去宝庆府拜访王振宇的父母,然后把亲事定下来,可是王振宇天天忙于公务,这行程也就一直定不下来。

    王振宇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请自己父母过来为宜。因为综合多个方面考虑,自家在报请不过些许薄田,不值得去守护。而且族叔王隆中失势在即,将来自己一旦走上扩张争霸的道路,家人难免会受牵连。既然如此,不如举家迁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事自然只能让马西成去办,一来父母认得他,二来要迁来的话,可就不只是自己一家,马西成自己家也是要一起迁来的。

    王振宇思索再三,干脆下令让属下军官yu迁家人来靖州定居的,每家补偿80大洋路费,120大洋安居费。此令一下,不少营级军官请假回家,杨万贵按照王振宇的意思,一律签字照准。

    程祖福到达靖州已经是六月三ri的事情了,叶梓雯远远的看见王振宇就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脸渴望的看着王振宇,如果不是在众人面前,估计早就扑到王振宇怀里来了。

    王振宇心中也是一阵的感概,几个月不见,这小妮子又长成了几分,模样越发美丽动人了。王振宇不禁想起了一句话:“女人如花,一生只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绽放一次。”

    想到这里,王振宇心中不禁一热,双目看向叶梓雯黑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

    叶祖文很快就注意到了,心里直摇头,到底还是年轻人啊。于是他轻声咳嗽几下,算是提醒王振宇要看看场合。

    王振宇一听未来老丈人咳嗽,立刻回过神来,大步上千,和程祖福握手:“老前辈,久闻大名,今ri得见,是晚辈的福气,晚辈今ri已经摆下宴席,老前辈定要痛饮,不醉无归。”

    程祖福从接到叶祖文的电报到达到靖州之前,心中无比的坎坷,犹豫。这个王将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能否获得帮助,自己要付出多少,这些统统都没底。

    但是他不愿意就此被人吞并,他不能让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所以尽管疑虑重重,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当王振宇十分热情的迎接自己时,程祖福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了,因为懂礼貌的人是讲规矩的,这样的人无论如何吃相都不会太难看。

    看着年轻的王振宇,也曾意气风发的程祖福不胜感慨道“闻名不如见面,王将军确实是年轻有为啊,我等老罗。。。”

    一阵简单的寒暄之后,大家就入席吃饭,算是给程祖福一行人接风洗尘了。

    王振宇作为地主,自然是宴席上的核心,不时给大家介绍这靖州府的各sè特产。叶祖文的次子叶国威年方十五,和叶梓雯坐在一起,小声的对姐姐抱怨道:“姐,这地方真穷,蚊子还贼多,你看看,我都被咬了多少个包包了。”

    往常痛爱这个弟弟的叶梓雯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她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王振宇身上去了。

    叶国威看了一眼花痴般的姐姐,郁闷的不再说话,倒是宋浩民眼毒,看出这位皮肤白嫩叶家二少爷哪里不舒服了,立刻让卫士取一小盒风油jg递送过去。

    叶国威却不领情,公子脾气发作的把风油jg一扔:“要这东西有什么用,这里破破烂烂的脏死了,我要回家”

    那风油jg被叶国威一扔出去,立刻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砸在桌子zhong yng,然后又立刻弹起,直奔王振宇而去。守卫在两边的卫士都看到了这一幕,个个紧张的不行。那个跟活阎王似的队长可是经常说,司令若是少了一根毫毛,大家都得挨军棍。幸而风油jg的运行轨迹有点偏移,只是从王振宇眼前滑过,卫士们原本被提到嗓子眼的心才跟着那小盒风油jg落了地。

    王振宇正忙着奉承程祖福呢,突然一瓶风油jg就扔到了自己面前,这到把他和程祖福都吓了一大跳。他回头看了眼这个一脸骄横的小家伙,正好看到坐在旁边满脸通红的叶梓雯,这小妮子正用手指头猛戳扔东西的小家伙了。看的王振宇一阵好笑,居然忘记了刚才被吓的不愉快,反而被叶梓雯的小动作给逗乐了。

    到是叶祖文挂不住面子了,原本这个小儿子就被娇惯坏了,在家就不消停;这次安排他来,本想让他见见世面,去几分娇气,不想这小子这么不给面子。叶祖文难得动怒了:“不想待就别待,给老子滚出去,滚”

    叶国威还从没见父亲发这么大火,立刻收了骄横气,脖子一缩,落荒而逃。

    王振宇朝宋浩民使了一个眼sè,然后连忙拉住叶祖文:“叶翁莫生气,这还是个孩子,将来等他长大了,定然会和国轩一样举止得体的,不要担心。”

    叶祖文叹了口气,坐了下来:“程公,文正,叶某教儿无方,让你们见笑了。”

    晚宴结束,程祖福,叶祖文留了下来,叶国轩和宋浩民作陪。王振宇也不废话,直接就跟程祖福谈水泥厂的事情。

    “程老,王某是后辈,说话直接,您别见怪。这湖北水泥厂,王某觉得没必要再搬下去了,ri本人不是要吗你就连厂房带设备都给他又如何,只要能把技术人员都带到靖州来,王某愿意出钱办一个更大的水泥厂。”

    程祖福没想到王振宇居然没打算收购湖北水泥厂,反而是要重打锣鼓另开张,要在靖州办水泥厂,他不禁犹豫起来。

    王振宇继续道:“我从土匪手里救出来一批地质学者,他们告诉我,就在靖州府的垦山口镇,石灰岩和粘土都齐全。设备采购这边叶翁有关系,有门路,无需co心。而生产这边,程公善于管理,王某也是信得过的。至于销路,王某负责,不知叶翁,程公觉得如何”

    程祖福听完这话,终于开口了:“程某不才,湖北水泥厂做到今天这个份上,何来善于管理一说,说起来都惭愧啊不过程某想知道,王将军打算办多大的厂子,程某的湖北水泥厂年产也不过四五万吨。”

    王振宇略微一思索,然后道:“王某思来想去,年产非达到100万吨不可。”

    这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程祖福前前后后张罗了八个年头,投入了近300万,才攒足了这四五万吨的年产。这位少年将军上来就是一百万吨,如果不是叶祖文担保,程祖福甚至觉得此人是在拿自己开心来的。

    道理就摆在哪里,就算靠着程祖福的经营,规避一些不必要的损失,5万吨的产量光是设备最少就得砸30万大洋,而100万吨呢,最少就得砸400到600万大洋,这还不算征地赔偿,交通建设,以及后期的运输,人工投入。

    王振宇却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他自顾自的说起来:“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现在要发展工商业,交通是第一位,而这筑路,第一条就得有水泥,城市建设,也离不开水泥,工业厂房,也需要水泥。可以说水泥就是工业生产的基础,没有水泥,要想在石子路上建立现代工业文明无异于在说笑话。至于实业救国,那就更是在空谈了。”

    对此程祖福和叶祖文点头表示认同。

    王振宇继续道:“在程公来之前了,我就已经决定在垦山口划400亩地,用来办水泥厂,这个一下子达到100万吨还是不现实的。其实资金方面叶公是知道的,勉强筹集问题不大,但是技术不是一下能出来的。所以啊,我想了想,还是要分期,第一期工程就上马十万吨的,后续分别是二十万吨,三十万吨和四十万吨。每年落实一期,我计划在民国四年上马第四期。您二位觉得如何只要有了水泥,在这湘西,我们还要大搞公路建设,铁路建设,还要炼钢铁,还要办纺织厂。。。我们要以湘西为基地,把我们老中国的工业做强做大,这样那些列强才不敢欺负我们。”

    说到后面王振宇变得激情起来,硬是把办水泥厂跟民族复兴扯上了。

    程祖福也被这种情绪所左右,开始陶醉于这一美好蓝图之中,在王振宇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崇拜过的,但是已经离开人世的伟人。张之洞张大人,您在天上可能看见,您的事业后继有人了。

    王振宇这时一锤定音:“程公,王某是军人,说干就干,不过该说明白的还得说明白,这水泥厂铁定要能赚钱的,所以分红要先定。您和叶老各占三成,我占四成,可否”

    程祖福有些激动的站起来嚷道:“文正,你不必说了,程某一分的红利都不要,程某只要能办好这个厂子,能实现富国强兵,实业救国的梦想,那就此生无憾了。没说的,我明天就回湖北,把华新公司搬过来,至于湖北水泥厂,就让ri本人拿个空壳去好了。”

    王振宇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看到这么爱国的主,惊奇之余也站起来:“老前辈,和您比,晚辈自愧不如啊这红利您千万别推辞。您要实在不想要,也挂在您名下,做善事也好,改善工人生活也罢,全凭您意思,再推辞,我也叶翁就要愧死了。”

    程祖福这才冷静了些,用衣袖擦了擦从眼角流落的两行浊泪道:“当年我追随张之洞大人办这水泥厂,实在是步步维艰,今ri得文正和叶翁相助,只希望能办成此事,告慰张大人在天之灵。”

    这一刻,王振宇从程祖福身上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中华民族毛病如此之多,在历经五千年沧桑却能屹然不倒的原因,就是因为有类似于张之洞,程祖福这样的人在。他们可能没机会抢什么历史镜头,他们也没机会争霸天下,但是他们一直在做事,脚踏实地的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在做事。他们,也只有他们,把国家利益摆在了个人私利之前,而自己与之相比,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惭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