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一三零零章,被遗忘的中年道子
    转眼间,仲夏到来。

    整个临江如同蒸笼一样,热的能让人失去理智。

    白湖镇老街,捉鬼客栈,这里可能是唯一一处不需要开冷气的店面。

    生意还是冷清,跑龙套的高影和顾大姐早就回来了,在店里吹毛求疵地打扫着卫生。

    自从王乾领他们上道后,二人和王乾关系大大升温。秦昆也在好奇,王乾此人其实不太喜欢跟邪丧打交道,哪怕是自己麾下头号鬼差牛猛,王乾也从不客套询问一下牛猛最近的情况。

    只是对高影、顾大姐这类存在,好像另眼相看。

    楚千寻说,王乾之所以能跟高影、顾大姐交好,甚至还带她们出镜,散心,应该归功于一种所谓的掌控感。

    符宗弟子,克僵的。

    在她们面前,王乾有对付的办法,才能给予她们相对的自由。

    “就好比你喜欢和弱小的邪恶势力交朋友一样。”楚千寻补充道。

    秦昆声音高了八度:“我堂堂扶余山地师,怎可能喜欢和邪恶势力交朋友还专门欺凌弱小莫辱我名誉”

    “前段时间你不是收编了一个山魈鬼王吗”

    “你也知道是只鬼王鬼王多厉害你心里没谱啊”

    “怎么收编的,被打服的吗”

    “不是,被我恐吓的。”秦昆得意地伸了个懒腰,忽然笑容收起,“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秦昆一愣,庙堂的事和江湖的事,秦昆从不混为一谈,这件事属于总局的职责所在,秦昆在生死道便没跟别人说过。

    楚千寻撇撇嘴:“今天庙堂来了个大人物,他告诉我的。”

    “谁”

    “我”

    桥上,一个铁腿跛子走了过来。

    这身装备,大夏天看着都热,更何况对方手上还戴着一双手套。

    “冯羌你怎么来了”

    旧日好友,头发已经花白,牙齿豁了,腿也瘸了,这几年冯羌似乎又老了几分,每次见,都比上一次憔悴一些。

    身后是冯东,他扶着父亲坐在铺子门口的椅子上,对秦昆客气道:“秦叔好。”

    秦昆的年纪还没冯东大,又一次被冯东叫叔叔,还是有些不适应。

    朝他散了根烟,也给冯羌递了一根。

    火点燃,楚千寻皱了皱鼻子回屋了,店里阴冷的气息吹出,冯羌吐出烟雾:“秦昆你他娘的倒是会享受。”

    “享受个屁,我天生劳苦命,时不时还得去殡仪馆帮忙,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享受了”

    秦昆鄙夷。

    现在听土娃说,自己在殡仪馆属于客卿的地位,身份卓然,自己也领着一份薪水,时不时过去帮个忙。不过客卿一年多后,秦昆才幡然醒悟。妈的谁家客卿是干粗活的这分明就是临时工啊人手不够时候抽调一下你。

    土娃现在和王馆长一样,开始会忽悠了,竟然还忽悠到自己头上了,秦昆非常不满意,也就看在殡仪馆实在没人手的情况下,索性继续装傻。

    没辙啊,人莽心善。

    冯羌自然知道秦昆平时都在干什么,这也是他放心秦昆的原因。

    本领大,心思正,之前与自己又有过命交情,这样的朋友谁不放心

    他咧嘴一笑:“听说你给黔西收编了个畜生鬼”

    “怎么我应该有这个权限吧。”

    冯羌道:“废话,不过你后来也没给我解释,我就过来问问这家伙靠谱吗”

    秦昆嗤笑:“别看是邪丧,可比一些人靠谱的多,那凶猴身上的味道,可是一点都不臭。”

    捉鬼师说的臭,和普通人说的臭,概念完全不一样。

    冯羌道:“得了,黔西岑清,算是赚大了。我这次来,其实一半原因就是为了这个。”

    “另一半呢”

    冯羌没说话,拿出一沓卷宗。

    秦昆接过,又转手递给冯东:“帮我总结一下我读书少,这么多字看得人脑袋胀。”

    冯东低声道:“是关于徐法承和那帮三山鬼仙的。”

    “这世界,没有仙”秦昆掸了掸烟灰,着重提示道。

    冯羌眼睛一亮,对着儿子冷笑:“看到没,这就是觉悟。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他高看一眼了”

    冯东点头:“是,秦先生活的明白。”

    秦昆道:“屁我说冯羌,你现在越来越能装了,什么觉悟,我是实话实说,说这是一群野性难驯的鬼,不守规矩。”

    冯东打断了秦昆:“秦叔这次来就为了这个,那帮大鬼守规矩了。”

    秦昆一愣。

    冯羌撇撇嘴道:“徐法承拿他们当刀,剔除了一批江湖骗子,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收拢了他们。甚至给他们封正了。”

    封正,便是受封正神从此以后,受香火供奉,四时八节供奉不断。

    秦昆呆滞半晌,才慢慢地点着头:“徐法承果然是徐法承。他们封了什么神”

    “七位日游,七位夜游,七位城隍,两位荡魔使者。”

    城隍

    好手段

    那帮家伙本来就是准备回去称霸一方的,现在成了城隍坐镇一方,论起来和称霸本质一样。

    这种结果,到现在才让秦昆茅塞顿开。

    他相信徐法承,也担心徐法承会玩脱,但现在局势依然在徐法承手里。

    秦昆拿过卷宗,发现那些城隍所在的位置都是偏远地方,还都是那些老鬼的家乡。

    一系列的结果,简直不要太巧合。

    这些家伙,从此就是徐法承一派的势力了。

    道子降世,茅山当兴

    曾经丹会结束后,他爷爷关于徐法承的事卜了一卦,只留下这句谶语,这几年来,楚千寻只在闲聊时提起过。因为大家都不觉得,徐法承得了此敕号,他的宗门有所改变。

    直到此刻秦昆觉得太有深意了。

    那道子说的竟然不是徐法承,是那个两千年的中年道子

    “冯羌,你知道那中年道子吗”

    冯羌一愣:“什么中年道子”

    秦昆叫来楚千寻:“大小姐,把中年道子的事讲给他听。”

    楚千寻一愣:“什么中年道子”

    秦昆低声道:“就是两千年的徐法承”

    楚千寻讪笑:“狗哥,这玩笑开大了,我从没听人说过。”

    我明明说过

    秦昆拨了个电话:“聂胡子,你没把中年道子的事告诉冯羌”

    电话那头,聂胡子纳闷道:“秦黑狗,你疯了吧什么乱七八糟的”

    “中年道子啊徐法承啊你还跟他打过”

    秦昆把电话递给冯羌,聂胡子在大骂秦昆神经病,忽然听到冯羌的声音,干咳一声:“冯阎王,我刚不是骂你不过我真不知道什么中年道子啊”

    秦昆忽然感受到有些事情脱离了自己理解的范畴。

    冯羌一脸纳闷地看着秦昆:“我相信聂组长。不过我也相信你。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昆抢过电话挂掉,在手机里急忙寻找妙善的联系方式,和尚不会骗人

    可是找了半晌才知道紫衣和尚压根就没电话

    “靠”秦昆大骂,“跟我去一趟佛林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