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八五五章,维度之狱【第二更】
    睡了三天的时间,秦昆敏锐觉察到自己状况出了问题。

    目标仿徨,喝酒醉酒,充斥暴力。

    本来是去阎罗十殿的,鬼使神差来到一个黑无常府邸。

    本来酒量尚可,结果施威完毕把酒和谈时半斤即醉。

    本来随着实力增长已经到了修身养性的境界,结果捅了黑无常一刀不说,连两位判官都打了。

    秦昆惆怅无比,记得牛猛说过,鬼气属阴,最乱人性。绝望枯燥的气息沾染多了,情绪便容易受到干扰,在阴曹尤甚。

    是阳气不足的原因吗

    人走阴时,阳身无法跟随,等于被剥掉一具铠甲,意识和这些负面情绪直接碰撞。很容易被阴气冲坏脑子,做出一些不寻常的事,和中邪的道理一样。

    好在现在反应了过来,秦昆离开黑无常府邸后,朝着冥宫走去。

    这是酆都鬼城最恢宏的建筑,好似城里再筑的堡垒一样,建筑高大恢宏,与外城区从规模上彻底区分开。

    冥宫门口,还未禀报来意,一队鬼卒上前,抓着秦昆的袖子撸起。

    看到胳膊上缠着的红绳和铜钱,鬼卒问道:“又是茅山来的”

    “是。”

    “这边。”

    鬼卒轻车熟路,将秦昆带往冥宫内,甚至都没多问。

    一处悬挂五殿元君牌匾的大殿下,两旁鬼卒时隐时现,一个身着藤纹袍的老鬼静静地看着秦昆:“可是觐见阎君的”

    “是。”

    “阎君有事,这令牌拿着,会有人带你去十八狱。”

    从头到尾,完全不用自己开口,事情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亏得当初还觉得其中危险,现在想想都惭愧。

    “谢过大人。”

    “嗯,去吧。”

    秦昆刚要离开,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滕阴司,不可放此人轻易离开”

    秦昆转头,远处六人坐轿而来,轿子还没停稳,便疾步跑下,朝着秦昆围来。

    藤袍老鬼不解:“各位阴司是何意”

    “此子罪大恶极,出手重伤星月、螣蛇二判,罚恶司要提他问审”

    “没错,赏善司也要审他”

    “滕阴司,快快拦下,别让此子跑了,他以一己之力将星月、螣蛇二判打成重伤,酆都历来只有一人如此穷凶极恶”

    “公孙飞矛”

    “对”

    六人围住秦昆,秦昆有些意外,六只鬼王开玩笑呢

    藤袍老鬼看向秦昆,突然问道:“此番走阴的道士,但凡有些实力的,全都有师门切口,本判还没听你自报家门,可否说说”

    呃

    一种不妙的感觉萦绕心头,秦昆润了润嗓,在众目睽睽下低声道:“独守扶余震”

    “就是他给我拿下”藤袍老鬼情绪异常激动,“老夫等了一千年了,为的就是今天”

    我日

    秦昆抓起那只带路的厉鬼,撒腿就跑。

    一个判官气急败坏道:“滕阴司,他与三营统帅范玄谲结拜,图谋不轨,一定不能放过他”

    藤袍老鬼一怒:“放心,他跑不了今日本判要像对付公孙飞矛一样,打断他的因果线”

    “生辰因果火魂勾,皇天赐命阎狱收”

    藤袍老鬼冷笑,他一眼望去,收字刚落,正在奔逃的秦昆突然陷入一个线性虚空之中,那是秦昆从出生到现在经历的一幕幕记忆。不过下一刻,线性虚空崩散,碎片散落如星,将虚空照亮。

    周围再不是酆都鬼城的样子,更像是一个宇宙

    怒极的藤袍老鬼出现,他正待出手,眼中却茫然无比,喃喃自语道:“因果线已经断了”

    藤袍老鬼抓了一把记忆碎片,搓成一条晶莹的丝线,丝线凝聚片刻又散乱如星,他更加呆滞:此线无始无终不入六道怎么可能呢他的因果线,是谁打断的

    此刻的秦昆非常无力,自己就是那个宇宙,根本抵挡不住藤袍老鬼的窥探,不过线性虚空崩散的一幕,让他也惊了个呆。他是第一次见到具象的里世界

    里世界里,藤袍老者面对万千碎片,根本无法理清头绪,甚至僵直在当场,似乎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一样。

    藤袍老鬼心神动摇,秦昆觉得自己似乎可以脱身了,不过,整个里世界发生剧震。

    一只弥天竖眼睁开,如同恒星般耀眼,不知相隔了几千万里,那只竖眼睁开后,一道青光射来,淡漠地打量着藤袍老者,整个里世界都发出震颤:“看够了吗”

    声若雷动,僵直的藤袍老者打了个哆嗦,额头冷汗如瀑,僵硬问道:“太虚投影汝乃何人投影为何蛰伏在此”

    那只竖眼带着不屑:“让妙严宫那个老东西过来问还差不多,你也配问我”

    “你胆敢侮辱帝君”

    “聒噪,看够了就给我滚”

    震耳欲聋,秦昆意识立即恢复,视野又回到冥宫之中,秦昆仍旧在奔逃。

    不远处的藤袍老者鲜血狂喷,跌坐在地。

    周围判官围来。

    “滕阴司”

    “你没事吧”

    “大胆阳人,竟然连滕阴司也敢下重手,这下不仅赏善司、罚恶司,连阴律司也不会放过你”

    藤袍老者急忙抬手,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刚刚在那个地方,藤袍老者看到了一个最恐怖的蛰伏者,他的来头自己已经不敢猜了,这件事就此打住最好

    看到几个判官想要去追赶,藤袍老者抬手制止:“都给我停下那人因果已断,不惧判言,你们这些修为,根本克制不了他,去送死吗”

    判官们哑火。

    星月判、螣蛇判被打伤之后,滕阴司也吐血倒下,这已经代表判官鬼术对那人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他们就算追的上秦昆,恐怕也是被克制,受一顿毒打。

    气氛很僵,滕阴司虚弱道:“罢了,既然是从茅山来的,我们便卖茅山个面子。此人奇命,非我判官妄断之人,要讨公道,之后再说”

    那群判官不追了,秦昆也被不敢怠慢。

    这群鬼王级的家伙,一下来了六只,谁都吃不住啊。

    一耳光抽在手里那厉鬼的脸颊,秦昆怒喝道:“十八狱怎么进,说”

    那厉鬼被秦昆捏在手里和风筝一样,哭丧着脸道:“那边就是了。”

    呃

    秦昆什么东西都没看到,再跑近点,发现端倪。

    那是一个门。

    平面的门,平面指的是维度。

    从侧面看就是极细的线,换个角度,门的样子才出现。

    好似墙上劣质的贴图墙纸一样,上面写着三个字:十八狱。

    十八层地狱,不是楼层的层,而是维度的层,十八个地狱,各为一方天地,区别于牛猛待的碎颅狱、黑石城的黑石狱等一切地狱。

    只有穷凶极恶的鬼被逮进来,才会关到这种地方。

    那鬼门单薄的,和随风摇曳的纸片一样,却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波动。秦昆松开厉鬼,抛去一沓冥币:“赏你的,以后敢在背后诅咒我,我弄死你”

    我干嘛要诅咒你啊

    厉鬼看到这凶神恶煞的阳人,什么话都不敢说。

    秦昆将它甩开,朝着那扇门一头扎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