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五六九章,临江,涂庸【第二更】
    聂雨玄走了,秦昆天眼俯瞰,看到了街角的楚老仙、景老虎,但没过去打招呼。

    景老虎肯定是来给他的爱徒偷偷送行的,他们没过来找自己,自己也不会过去,老头的矫情,不至于戳破。

    江边漫步。

    人一旦无所事事的时候,颇为可怕。

    自从被临江市殡仪馆开除后,已经过了一周。秦昆后悔没念太多书,现在连个多余的手艺都没有。

    我要像徐法承那样报个电脑班吗

    一想起徐法承一个茅山道长,报班去学计算机,浑身一阵哆嗦,这比见到鬼王还让人害怕,徐法承的毅力和入世风格有些惊悚,秦昆觉得,华夏生死道会c语言的道士,有且只有徐法承一个。果然,茅山真传都是牛掰的家伙。

    秦昆在散步。

    江边的人,大多数是夜跑的、遛狗的。在临江市,这也是屡见不鲜的夜景。

    前方,黑漆漆的江边,护栏上靠着一个人影。

    江水拍岸,声音不大,更添黑夜的安静。江边灯光昏暗,秦昆定睛发现,那是头发湿漉漉的男子,嘴里叼着打湿的烟,鼻孔里,泥浆不断流下,又被他擦去。

    “兄弟,有火吗”

    男子脸色煞白,说话的时候,他呕了一口水草。

    细小的瞳孔,神经质的表情,盯的秦昆有些厌烦。

    似乎故意要吓人一样,那厉鬼呕水草的频率很高,边呕边笑,像个神经病一样。

    “有。”

    “给我点个烟。”

    秦昆无奈,径直往前走去。

    今天好友离开,爹不杀生。

    身后,湿哒哒的脚步声随着秦昆跟来。

    那个男子很开心,开心的眼球发白,针尖一样的瞳孔忽大忽小。

    秦昆越走越快,男子越跟越急。

    男子哪能想到,秦昆走的都是偏僻的地方。

    江边公园绿地,秦昆驻足:“跟着我做什么,找死”

    “哈哈哈哈哈哈我找死”

    男子捧腹大笑,指着自己的鼻子,狞笑道,“你说我找死”

    秦昆也笑了:“不然我说谁”

    男子又把嘴上的烟动了动:“借个火”

    阴气激荡,江风瑟瑟。

    男子说罢,公园绿地里,悉悉索索走出一堆黑影。

    打扮不同,死法不同,长相不同。

    相同的是,他们嘴上,都叼着一根湿漉漉的烟。

    “兄弟,借个火。”

    摇摇晃晃,游游荡荡,跌跌撞撞。惊悚的黑夜,万圣节一样,不同的是,这帮家伙都是真的邪祟臭气熏天,恐怖压抑,嗓子发出低频率的吼声,简直不能太夸张。

    这个场景,秦昆觉得没有导演来拍一段v,可惜了。

    “行。借。”

    秦昆掏出打火机。

    没递过去,就听到这群黑影在欢呼。

    “他借了他借了哈哈哈哈”

    “快来有人借火了”

    一路尾随秦昆的男子,恶狠狠道:“我们不要这种火。”

    “那你们要什么”秦昆好奇。

    “你的阳火”

    垂涎、贪婪,口水滴答,每个黑影的脸颊变得扭曲,一群脏东西,不知道死在哪,为什么会来到这。

    但是他们嘴巴张到一个恐怖的程度,朝着秦昆啃来。

    腥臭扑面,秦昆皱眉:“我的阳火我敢借,你们敢要吗”

    秦昆说罢,双肩天灵,三盏阳灯暴涨。

    轰

    业火燎原

    以秦昆为中心,业火袍无风而鼓,红衣大判,业火神罡

    这些厉鬼,凡是被业火袍擦到边的,都发出渗人痛苦的尖叫。

    那个男子激动地发抖,想要扑上去啃食秦昆时,突然莫名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痛,好像整个人被扔进油锅里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年轻人,变成了一根火柱,周围九个黑影,只是沾了一星半点的阳火,便被烧的渣都不剩。

    男子意识崩溃前,只见那年轻人在摇头:“还没见过组团找死的,有病。”

    江边,观澜公馆。

    能在绿地公园中拥有一套庄园的人,典型的非富即贵。

    涂庸,三十三岁。

    这个年纪,能达到非富即贵的人,不是天纵奇才,就是继承了一笔可观的家业。

    涂庸,属于后者。

    “喂,许洋,你过来一趟。把李哲、武森然带上,给你们20分钟的时间”

    “呦,涂哥你怎么了这是”

    “我妹妹最近和吴立斌分手了,你们为什么没告诉我”

    坐在沙发上,涂庸脸上很不好看。

    要命的是,他在视频,手机那边,是花花大少许洋,此时此刻,将涂庸的脸色尽收眼底。

    许洋咽着口水,擦着冷汗。

    “涂哥你也知道萱萱不常和我们出来,这事你得问李哲啊,他媳妇于梦欣和萱萱是闺蜜好不。”

    许洋成功甩锅,视频挂掉后,虚脱一样坐在沙发上。

    太可怕了,涂庸怎么回来了

    御仙庭,一个按摩房。

    许洋赶紧给李哲发了个短信,李哲收到短信后,只回复了三个感叹号。

    几分钟后,李哲电话打了过来。

    李哲在苦笑:“许洋,你害我”

    “都是兄弟,有难同当啊。涂庸要真撒火,谁能受得了他怎么跟你说的”

    “10分钟后,观澜公馆见。”

    “靠,不是20分钟吗”

    “20个屁啊,快走吧。那是个不能惹的主。”

    江边,绿地公园门口。

    李哲、于梦欣、许洋、武森然,四个人齐齐来到这里。

    四人大眼瞪小眼,同时露出苦涩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涂庸那个王八蛋怎么回来了”武森然嗓门很大,被李哲连忙捂住。

    “大武,你白挨的打还不够多吗,这都到人家门口了,闭嘴吧你。”李哲说罢,思忖道,“涂庸说,涂萱萱和吴立斌分手了,吴立斌是他看上的妹夫,来问问是怎么回事。不过欣欣和萱萱是闺蜜,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

    许洋、武森然看着于梦欣,于梦欣吐了吐舌头:“我也觉得涂哥不会因为吴立斌的事专门把我们拎过来,听说萱萱最近找了个男朋友,是是殡仪馆的。”

    噗

    我艹

    真的假的

    一个千金大小姐,有个这么牛掰的哥哥,找了个殡仪馆的

    武森然皱眉思索,“她一个鬼故事女主播,找个殡仪馆的男朋友,我看也挺合适啊等等不会是姓秦的吧”

    几人一怔,倒吸凉气。

    涂萱萱第二次开团时,跟着秦昆去的,如果说她和秦昆谈恋爱,这不是不可能啊

    “不会吧秦导不是有齐姐姐吗”

    许洋揉了揉鼻子:“拉倒吧,你觉得秦昆是省油的灯你看看他的qq签名,龙精虎猛秦上师一个齐红妆,哪填的了他的胃口。”

    被恶意揣度的秦昆,此刻在公园里打了个喷嚏。

    秦昆莫名其妙:“我的体质,不至于着凉吧难道谁在想我”

    接着,又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