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道修仙神医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飞向天空
    正在和秦风作战的童流子,直奔上来。

    “走”

    这时,秦风毫不犹豫地立即升上了天空,飞向了天空。

    “哼,你想以这种速度逃跑吗”童流子立即追杀了他。

    以两个大国的速度,几乎在一眨眼之间,它们就消失在天空中。

    在这座受到暴阿力影响的山的四周,只有福门的一帮弟子几乎睁不开眼睛。

    强者在极阿端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秦风很可怕。它可以连续阻止两位长者的攻击。但面对二老,他还是死了。

    “帮主,如果有师傅自救,秦风一定会死的。我们何不回宗门先等师父呢”突然间,同样处于半沉闷状态的小青山用略带辱骂的声音恢复了知觉。

    “挥手,你什么时候来的”小青山眯着眼一看,一身中年紫袍高寒。这个人就是福门的副门主屠兰波。无上主二老最得意的弟子童流子,在童流子还是福门派掌门人的时候,就公开秘密地争夺下一任掌门人的位置。直到现在,屠浪子仍然和他打斗。

    屠阿呦狠狠地看着小青山:“当然,我是跟师父来的。”没想到在第一场比赛中你和秦峰最后一次打架的场面。

    “还想逃跑向上。”童流子长发长眉,喝得很大声。

    无数的剑在他周围弥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剑的世界,这是直接大压秦风。秦风虽不能被杀,但速度却急剧下降。显然,童流子想尽快解决这场战斗。

    “开”了。秦风也不敢忽视,顿时也凝聚了一个巨大的剑界。

    剑和剑相撞,

    剑气的世界有点顺风。这让佟留子有些惊愕,便冷笑道:“倒是有些手段,不过,还是得死。”

    童流子的杀戮纯属凶残

    他手里的刀也是一把凶猛的刀

    攻击攻击攻击

    “一定要坚持住”秦风很难支撑。

    砰,砰,砰

    双方都在战斗,黑暗。

    童流子作为近十万里地区最强壮的人,进攻异常凶猛。毕竟“刀”善于进攻,他很难反击秦风。幸运的是,他只是用一颗心来辩护。剑刀的防御是尽可能的水密,并反复轰炸。

    “这秦风真厉害。”童流子一连十招,秦风却反抗了十次,这让童流子的瞳孔缩小了,“在不利的情况下,老百姓哪里能抵抗我这么多次的攻击呢”

    其实,秦峰一直很尴尬。他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他太强硬了。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他会杀了他。“我不知道他会走多少步。”童流子的黑眼睛里闪着冷光算了吧,就把冰雪刀法当作例外吧。”

    “哇。”

    童流子的刀突然变得虚幻起来。一把刀仍然凶猛锋利,但另一把却飘忽不定,仿佛是在下雪,又软又软。

    秦风的脸色大变。

    以前,虽然它非常凶猛有力,但抵抗的难度要小得多。现在,随着阴阳结合,抵抗的难度立刻开始飙升。雪片刀的威力似乎有所下降,但秦风更是头痛不已。就像“星源剑法”的表面力量要高得多,而“元真剑法”牺牲的是表面力量,但隐含的内在力量要强大得多。

    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威严的不是最好的。

    “当当嘶嘶”剑的碰撞声。

    秦风被迫用一把断剑抵挡寒流飘荡的冰雪剑法。带着五行灵气,剩下的那只手收起了一把长剑,抵挡住了最凶猛的剑。

    繁荣

    光环只有五行的剑显然不够。它被凶猛的大刀直接驱散。同时,一股猛烈的冲击力席卷了秦峰的全身。身体一抖,秦风就向后飞。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苍白,消耗太多。秦风的手麻木了,灵魂隐隐地晕了过去。显然,剑术的卸荷力太小,这使得身体承受的伤害也明显加重。

    “当我以同样的水平打斗时,他们都会被猛烈的动作直接压垮。只有少数人有资格强迫我使用冰雪刀。我没料到会和你打交道,但强迫我走到这一步。你应该为死在这种刀法之下而感到骄傲。”童流子说再欺负尸体。

    剑术如雪,雪花飘飘。

    刀的光就像电,穿透心脏。

    两种截然相反的技术使防守变得困难。

    “噗”秦峰头晕不适,病情不断恶化。如果没有至高无上的不朽之身作最后的保护,恐怕只有这两把冰雪刀才能杀死秦风。但即便如此,秦峰还是受了重伤。

    “不,如果这样下去,老人可能会杀了它。”

    秦峰明白,每次反抗,他似乎都在生死边缘颤抖。否则,他会死在另一方手里。

    “老人和五力比什么它和下降的能量相比是什么我就在通天大道的第一步,我的剑道刚刚透露了一点大道的线索。我怎么能死在这样的人手里呢”

    秦风的灵魂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意志,那就是发自内心的力量。秦风的剑突然变了。

    原来,天上所有的剑都在反抗童流子,但突然所有的剑都消失了,最后成了唯一的剑。剑看起来很普通,但秦风的剑的威力立刻提高了。

    “印章”

    似乎很多普通的剑都被砍掉了,

    “砰”

    双方发生冲突。

    秦风还在向后飞,但这次秦风虽然也在下风,但他一点也不吐血,很明显。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童流子喊道。

    “哈哈哈,”秦风笑道,“你想杀人就进来吧,我等你。”说完,他消失在了地图上。

    在河上的国家地图上,他是主人。如果童流子敢进来,他会死的。

    不幸的是,打开国家地图至少需要几分钟。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强壮的人攻击上千次。这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这一次,只有借助于童流子贪婪的宝藏,其实更具冒险精神。在未来,即使是在绝望的情况下,基本上也没有机会和时间躲起来。

    “该死的混大,混大”在郊外的地图上,童流子跺脚。他在江阿湖上混了几百年了,却有一个年轻人没干过的样子。他说他出去的时候会丢脸的。

    但最终,童流子还是不敢冲进未知的空间。

    古人的遗物,金陵的秘密领地,

    现在,晋中的秘密地方充满了生机。兴天宗成千上万的弟子在这里练习得很好。

    “刚才,在生与死的边缘,我对大刀剑有了一瞥的洞察,但现在我没有感受到生与死的压迫,这种洞察被冲淡了很多。看来我还远没有真正理解大刀尖的奥秘。”

    走着走着,秦峰仍沉浸在以前的感悟中。通往简的路如此神秘,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但一旦你真正理解了,它就注定要超越这个世界。

    “只有站在普通的位置,才能得到真正普通的剑。现在我是一个有天赋的怪物。我最多只能得到一把怪物的剑。”

    生与死的顿悟也成功地劈开了一把回归自然的利剑,这也给了秦风对刀之剑的新认识。

    最后他知道如何理解这个谜。

    “秦师兄

    田田看见远处的秦峰,立刻小跑过去。

    “天啊,”秦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