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七百四十章 瑞贝卡的接待风格
    在房间中优雅流淌的音乐声不知何时已渐渐止息。

    瑞贝卡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此刻的她,平静淡然,心灵已经完全得到安抚,她将以万全的准备,冷静的姿态,去告诉姑妈自己刚刚炸掉了魔导技术研究所里最大型的一套晶体共鸣器。

    “呜”

    刚站起来的瑞贝卡忍不住又揉了揉脑门,感觉脑壳疼了起来。

    但她没有重新坐下虽然她很想这么做,因为她已经注意到有陌生人走进了这间理论上仅供研究所内部人员使用的休息室。

    芬迪尔看到那位演奏钢琴的少女站了起来,看到对方先是露出胸有成竹的沉稳模样,又突然苦恼地揉着额头,脸上表情五秒钟变了好几次,他忍不住有些好奇,但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贸然开口,而是保持安静地站在原地。

    随后他看到那位公主殿下从钢琴前转过身,好奇地看了自己三人一眼,清脆而充满活力的嗓音随即传来:“你们是谁啊”

    芬迪尔立刻反应过来,带着得体的微笑鞠躬致意:“很荣幸见到您,公主殿下,请原谅我们的冒昧打扰”

    在皇室成员面前,芬迪尔和伊莱文没有继续隐瞒身份,他们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姓氏,而这奇妙的会面方式让两位公爵继承人自己都感觉颇为有趣没有繁琐的引见流程,没有侍从和礼仪官高声宣读封号与荣誉头衔,甚至连负责递交文书的管家都没有,他们就这样走进来,自己说出名字,和帝国的公主打着招呼

    一切都朴素平淡的像是普通人。

    这再正常不过的拜访,在两位年轻贵族眼中却是一种颇为新奇的体验。

    瑞贝卡则丝毫没想那么多,她只是惊讶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三个陌生人一眼在这个地方,应该没人会异想天开到冒充北境和西境公爵的继承人吧

    “我倒是听说你们要来了,前两天吃饭的时候姑妈跟我说的,”她挠了挠头发,这在贵族礼仪规范中可以用“粗鲁”来形容的动作让芬迪尔和伊莱文都有点愣神,之前那安静弹奏钢琴的印象在两位年轻贵族记忆中迅速变得飘摇起来,“不过我没听说还有个叫菲尔姆的啊”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从刚才就紧张的头脑放空、全身僵硬的菲尔姆才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之前心中预演了无数遍的“面见皇室成员的庄重流程”此刻竟一个都派不上用场,事情发展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他只能任由自己那浆糊一般的头脑带动身体做出回应,在一个有些笨拙的鞠躬之后,他提起了自己带来的箱子。

    “瑞贝卡殿下,我是来自巴伦的菲尔姆,我带我带来了一样东西,科德先生给我写了推荐信,他说您可能会对我的点子感兴趣,它在这儿您稍等一下,它需要组装起来”

    菲尔姆说的话有些颠三倒四和结巴,但瑞贝卡丝毫没有不耐烦,因为她已经注意到对方箱子里放着的是一些魔导零件虽然都是很常见,甚至很粗糙落后的形制,但她仍然被引起了兴趣。

    菲尔姆开始飞快地组合那些东西,这看上去还需要一点点时间,伊莱文不希望气氛冷却下去,便主动打破沉默:“殿下,虽然可能有些冒昧,但您刚才的演奏真是非常出色,我险些沉醉进去最杰出的宫廷乐师恐怕也就如此了。”

    对女性适度地恭维、主动调整气氛、用音乐和艺术等话题来跟较为上位的贵族交流,这些都是身为贵族必须掌握的技巧,甚至可以说是某种责任,伊莱文牢记着自己在这里所代表的角色,他希望能和眼前这位公主殿下打好关系即便不能建立友情,也要留个好印象。

    瑞贝卡却压根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一边看着菲尔姆忙活一边随口说道:“啊,弹琴的技术是跟老师学的,还有格斗术也是。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弹得好不好,我就是用它调整心情,毕竟我刚炸了点东西”

    伊莱文:“啊”

    瑞贝卡没有在意对方略微愕然的表情,只是随意继续说着毕竟对方都主动开口了,有问有答是基本礼貌:“说起来,你们都是来求学的吧去帝国学院”

    “是的,”芬迪尔点点头,微笑着说道,“维多利亚姑母认为我应该学一些在城堡里学不到的东西以一名普通学生的身份进入帝国学院就是她交给我的任务。而且维多利亚姑母也提起过您,她说您是一位非常特殊和出色的公主,我应该多向您学习。”

    “家父也说了类似的话,”伊莱文整理好表情,同样微笑着说道,“您如此年轻,便已经是一位魔导领域的大师,这实在令人钦佩希望我能从您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显然,在魔导工业的时代来临之后,芬迪尔和伊莱文这一对互为“别人家孩子”的朋友,如今迎来了一个共同的“别人家孩子”。

    瑞贝卡倒是没有多想,她只是看了芬迪尔和伊莱文一眼,挠挠下巴:“跟我学啊倒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们基础怎么样”

    “基础”两位公爵继承人同时有些愕然,似乎不太明白瑞贝卡的意思。

    “就是基础学科,你们数理成绩好么”

    “尚可,”芬迪尔虽然不知道这个礼貌性的话题怎么突然就如此认真起来,但还是矜持地回答道,“我擅长冰霜系法术,自然也掌握了基础的法阵构型和计算技巧”

    伊莱文跟着回答:“我擅长奥术魔法,同样略通数理。”

    “尚可和略通可不够,回头我给你们搞几套入门的卷子试试,但我觉得你们不一定能跟得上现在的符文学课程,”瑞贝卡一边看着菲尔姆把水晶安置在符文基板上一边说道,“那你们接触过符文逻辑学么”

    “这个只是听说过,并未实际接触过。”

    “这个也跟不上啊”瑞贝卡抓了抓头发,“那你们懂机械原理和力学么”

    “这”芬迪尔表情已经渐渐尴尬起来,“我们还需要学这些么”

    “当然要学啊机械原理和力学都不会,你们更跟不上我的课了”瑞贝卡张大眼睛,“你们这基础课程差的有点多啊,我还以为你们来之前至少补习过了呢那你们总该懂一点基础物理吧”

    芬迪尔和伊莱文同时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瑞贝卡一看这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她插着腰,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科也不行的话那你们抗揍吧”

    芬迪尔≈伊莱文:“”

    话题进入了僵局,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但就在这充斥着误解、头铁、委婉、耿直的话题继续下去之前,菲尔姆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准备工作:“我好了,殿下,您请看”

    瑞贝卡瞬间抛开了谈到一半的“组建学习小组”话题,好奇地看着菲尔姆摆弄出来的全息影像。

    伴随着那短片播放,菲尔姆也在一旁讲解着自己创造出的“魔影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讲述着自己灵感的来源,以及大商人科德对自己的帮助和评价。

    瑞贝卡瞪大眼睛看了几分钟,在终于理解了菲尔姆的想法之后,她张了张嘴:“哇。”

    “殿下,您认为”

    “这东西从单纯的魔导技术上没什么可看的,但我敢肯定祖先大人绝对会对它感兴趣”瑞贝卡猛然抬头,兴冲冲地对菲尔姆说道,“你这个想法很有趣啊”

    “祖先”菲尔姆被瑞贝卡的热情态度吓了一跳,以至于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口中的祖先大人是什么意思,“您是说,皇帝陛下”

    “收拾收拾东西哎你也别用这套零件了,就带上这块水晶就行,我给你一套最新型的魔网终端,”瑞贝卡已经完全被新事物点燃了热情,在眼前的三位年轻人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开始风风火火地做着准备,“再配一个放大单元你没带项目书之类的东西也对,那边还没正规化那就带着这些就行了。走走走,我带你去见我家祖先,哎呀,这个东西,好得很啊”

    “他们去了魔导技术研究所”

    回到塞西尔宫之后,高文很快便收到了军情局干员传来的最新消息,得知了那两个年轻人的最新动向。

    他们毕竟是北境和西境两名公爵的继承人,他一直有让琥珀手下的人对其动向保持关注。

    琥珀点点头:“一个叫做菲尔姆的年轻人和他们同行,那个菲尔姆似乎带来了某种有趣的事物,卡洛尔商业协会的会长亲自写了推荐信,他们三人直接去找瑞贝卡了。”

    “结果竟然是瑞贝卡先接待了他们么,”高文忍不住有些想笑,“不知道那丫头会不会闹出乱子。”

    “我还以为你会担心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琥珀一边回忆着高文无聊时灌输给她的骚话一边说道,“哦对,担心外来的猪把你家的白菜拱了毕竟都是年轻人是吧”

    “我倒是更担心家里的白菜把人家的猪给打了,”高文嘴角抖了一下,“那个叫菲尔姆的年轻人还好,就怕芬迪尔和伊莱文按照贵族礼仪跟瑞贝卡客套,你也知道,跟瑞贝卡交朋友的哪个不得文武双全而且她现在还顶着个公主头衔我该提前教育教育的。”

    琥珀:“”

    说话间,门外走廊上便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兀地打断了琥珀和高文的交谈。

    脚步声略显杂乱,似乎不止一个人。

    其中一个气息是瑞贝卡。

    当时高文就差不多把写给维多利亚和柏德文的致歉信草稿都打好了

    下一刻,书房的门便突然被兴冲冲的瑞贝卡一把推开,高文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对方一张灿烂的笑脸:“祖先大人有好东西给您看”

    “好东西”

    高文好奇地问了一句,紧接着便看到瑞贝卡身后出现了三个身影。

    那是三个年轻人,一位银发,高大,脸型轮廓有着北方特征,一位褐色短发,身材较矮,一位留着金色短发,体型匀称。

    三人看起来都有些尴尬,似乎是被瑞贝卡风风火火带过来的过程中都没来得及做些心理准备,而那位金发年轻人显得尤为紧张拘谨。

    三个人看起来都没带伤。

    高文心中松了口气,暂且放下了致歉信的草稿,并看了瑞贝卡一眼:“至少记得敲门。”

    瑞贝卡“啊”地小声惊呼了一下,便在三位年轻人茫然的视线中又把门关上,在外面敲着门:“祖先大人祖先大人,我敲门啦”

    “进来。”高文的语气中满是无奈。

    “祖先大人”瑞贝卡兴冲冲地推门进屋,来到高文面前,同时另一只手还拽着那个金发年轻人手里的箱子,“给您看个很有趣的东西”

    诸位,异常的漫画开放弹幕功能已经三个星期啦,都去支持一下啊。话说我现在才想起来说这件事是不是有点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