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七百二十八章 赵家小儿,大胆!【1更】
    说着童贯摇了摇头道:“那密室之中北冥重生法我们不过是惊鸿一瞥便被那丁春秋所毁,根本就无法复原出北冥重生法啊”

    赵固也是一脸的黯然之色,本以为此番出来可以轻轻松松的收获一番功劳,却是不曾想竟然这么的麻烦,逍遥派随便拉出来一个人竟然都是半步天人级别的存在,这简直就是一个马蜂窝啊。

    楚毅只是笑了笑道:“北冥重生法没有,但是我们还有其他逍遥派的功法啊”

    童贯不禁疑惑的看着楚毅,只听得楚毅缓缓道:“小无相功”

    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小无相功还是童贯先前无意之中所得,只不过当时对于小无相功的来历不怎么了解罢了,可是现在童贯却是知晓了小无相功乃是逍遥派镇派神功之一。

    虽然说相比北冥重生法要差了一筹,但是放眼天下,那也是顶尖的功法了,如果说拿来献给天子的话,倒也可以交差了。

    而且小无相功虽然说不如北冥重生法、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一般有着强大的延寿之功效,但是相比其他的法门来,小无相功在驻颜、延寿方面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效用。

    就在楚毅、童贯一行人匆匆下了缥缈峰赶回大宋的时候,一处山川之间,两道身影遥遥相对,高天之上有阴云密布,隐隐可见雷霆闪烁。

    方圆数里之内,不管是任何的生灵都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悸动,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存在笼罩在他们心头一般。

    一身道袍的白发道人皱着眉头,脸上带着几分怒色盯着对面的男子,颇有些不耐烦的向着白发道人道:“周侗,你当真不怕贫道与你不死不休吗”

    周侗摇了摇头道:“周某不过是想要同道友论道一番,并无他意,却是不知道友何出此言”

    然而周侗的一番话,逍遥子根本就不信,猛地一甩衣袖,冷哼一声道:“自从半月之前,你便一直跟在贫道身侧,贫道只是不愿意多事,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是阁下不觉得你这般行径,太过欺人太甚了吗”

    周侗没有说什么,他跟着逍遥子只是为了将逍遥子给缠住,方便楚毅他们行事罢了。

    本身内心便有鬼,所以面对逍遥子的一番质问,周侗当然是理不直气不壮,甚至都不好意思同逍遥子对视。

    逍遥子将周侗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心中不禁泛起波澜,如果说先前他没有多想的话,那么这会儿逍遥子却是这般的异常,不由得逍遥子不多想啊。

    到底是什么缘由,竟然使得周侗这么一位天人级别的存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这么的心虚呢

    猛然之间,逍遥子喝道:“周侗,朝廷莫非是要对我逍遥派下手吗”

    周侗抬起头来,缓缓摇了摇头,神色郑重道:“逍遥掌门却是误会了,朝廷又怎么会打逍遥派的主意呢”

    可是看着周侗,逍遥子却是摇头道:“贫道不信。”

    说话之间,逍遥子一步踏出,身形飘逸无比,踏步之间腾空而起,长袖飘飘,看上去就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眼看逍遥子一言不合便出手杀来,周侗早有心理准备,同时周侗也一直期待能够同逍遥子大战一场,也好印证自己一身所学。

    毕竟修为达到了周侗他们这般的境地,除非是同级别的存在论道或者交手才能够带给他们更大的进步,否则的话,周侗也不可能会亲自出马前来盯着逍遥子,难道周侗就不知道这么做,十之八九会触怒了逍遥子吗

    明知道会触怒了逍遥子,可是周侗还是那么做了,其目的之中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同逍遥子一战。

    逍遥子做为逍遥派掌门,逍遥派门下几大弟子所修行的功法皆是传自于逍遥子,所以逍遥子精通逍遥派各种神功绝学。

    无论是天山六阳掌、逍遥折梅手、凌波微步等神功绝学,在逍遥子手中施展开来便显露出其飘逸、精妙之处。

    如果说逍遥子出招飘逸,恍若神仙中人的话,那么周侗出招却是朴实无华,一招一式直来直往,没有那么多的美感,但是却凌厉非常,显得干净利落。

    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两人便交手不下数十招,以两人为中心,一道道惊雷炸响,空中闪电犹如银蛇一般飞舞向着二人劈落下来。

    天雷滚滚之中,两人护身罡气硬抗天雷的同时,却是各自出手狂攻对方。

    不管是逍遥子又或者周侗,皆是一代宗师的存在,随手出招便是无比之精妙,早已经脱离了招式的束缚,所以两人交手根本就是无迹可寻,一人出手,另外一人当即便行破招,看上去就像是两人在试招一般,但是看在同级别存在的眼中的话,一眼便能够看出其中的凶险之处。

    逍遥子还有周侗两人已经是竭力的掌控自身的力量了,不然的话以两人的实力,交手之间余波外泄,只怕方圆数里,乃至数十里都要化为一片废墟。

    轰隆一声,就见两人陡然之间自空中暴退,虚空为之动荡,隐约可见空间涟漪浮现。

    周侗一脸赞叹的看着逍遥子道:“道友果然不愧是一派至尊,周某却是不如道友多矣”

    然而逍遥子却是冷哼一声道:“你我二人平手,贫道难道连这点都输不起吗”

    话是如此说,可是逍遥子心中却是非常之震撼,他修行数百年之久,积累之深,放眼天下,能够与他相媲美者几乎寻不到第二人来。

    而周侗才踏入修行之路多久啊,满打满算都不足一个甲子,可是交手之间,逍遥子愣是无法压制周侗。

    对于逍遥子来说,没有能够压制周侗,那便是输了,毕竟他修行的时日比之周侗长了太多。

    一甩衣袖,盯着周侗,逍遥子道:“你还要跟着贫道吗”

    周侗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只见逍遥子转身离去,周侗却是微微的叹了口气,目光望向天山方向低声道:“老夫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们此行顺利吧。”

    天山缥缈峰

    丁春秋因为李沧海的缘故而被生擒活捉,巫行云、李秋水二人恢复了修为之后,第一时间便将丁春秋斩杀,也算是清理了门户。

    一番清点、查看下来,缥缈峰却是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巫行云、李秋水他们发现了随同楚毅他们上山的皇城司士卒的尸体。

    因为丁春秋,皇城司的那些人不少都死伤在缥缈峰之上,结果一名皇城司士卒当时昏死了过去,等到醒过来时候,楚毅、童贯他们已经下山而去了。

    可是落入到巫行云、李秋水她们的手中,这名皇城司士卒就算是受到过皇城司的训练,面对再可怕的酷刑都能够咬牙坚持,实在不行甚至敢于一死以保守秘密。

    但是这世间可怕的不是死,而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而恰恰巫行云所修炼的生死符便是这么一门功法,就算是意志如钢铁一般的存在,一旦中了生死符,那也无法承受生死符发作之时的痛苦,沦为生死符掌控下的傀儡。

    这名皇城司士卒在生死符的折磨之下,愣是坚持了一天的时间,几度昏迷过去,可以说那么多中了生死符的人,能够如这名皇城司士卒一般,可以硬抗生死符一天时间几乎是屈指可数。

    然而不过是一天时间过去,这名皇城司士卒便崩溃了,不是他意志不够坚定,实在是那生死符的威力太过惊人,简直就是超乎想象,能够坚持那么久,已经可以说是罕见了。

    心神崩溃之后,想要问什么也就是轻而易举了。

    于是李秋水、巫行云等人便知晓了童贯、楚毅他们的身份来历,同时也知道了大宋天子派人欲抢夺他们镇派神功的事情。

    “赵家小儿,真是欺人太甚,当我逍遥派无人乎”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传来,而李秋水、巫行云、李沧海三人听到那声音的瞬间,整个人就像是被天雷劈中了一般,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反应过来之后,三女当即便如同孩子一般,满脸惊喜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道她们再熟悉不过,日夜思念的身影出现在她们的视线当中。

    “师父师父”

    一声低吟,三女快步行至逍遥子近前,三双眸子当中满是晶莹的露珠,足足有三四十年不见逍遥子,他们师徒真的是太久没有见过了,所以一看到逍遥子,哪怕三女修为高深,可是一样无法压制源自于内心深处的情感爆发。

    逍遥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女,目光一一的从三人身上扫过,眼中满是满意之色。

    微微颔首,逍遥子伸手在三女的额头之上各自弹了一下,笑着道:“傻丫头,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学人哭鼻子,真是不知羞”

    李沧海看着逍遥子颤声道:“师父,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弟子等人寻你那么多年,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继续码字,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