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1128 查无此人
    “产生过交集让我看看他长什么样。”

    韩萧生出了好奇。

    伊索拿出通讯终端操作了一下,调出一个人物的立体成像。

    这是一个苍白的男子,看上去是个白种海蓝星人,韩萧打量了半天,只觉得非常陌生,记忆里根本没有这号人物。

    “奇怪了,我没见过这人。”韩萧沉吟道:“总之我这段时间让人在海蓝星找一找吧。”

    既然能被伊索预言到,此人肯定牵扯到什么重要的事情,降临在海蓝星不知是吉是凶,毕竟海蓝星是名义上的母星,还是需要关心一下安全问题。

    “你刚才说这是第一件事,那第二件是什么”

    “我预见到了历史的重现。”伊索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困惑。

    韩萧眼神一闪,“你是说”

    “在我的预知画面中,许多早已死亡的历史人物再次降临世间,我甚至看到了最初者的身影。”

    莫非是圣约复活超a级的事件吗,这么说伊索老头也模糊预知到了这个未来,那引发预言的诱因,应该是自己与起誓人的交易了。

    “嗯你对这个预言好像不意外”伊索疑惑。

    “这件事我有一定的了解。”韩萧摸了摸下巴,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一些情报”

    他把圣约组织、起誓人、圣所等东西简略问了一遍,希望伊索这个走南闯北的长生种能知道一些平常人不清楚的信息。

    可惜,伊索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听说过这些东西。

    不过提及起誓人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描述的这种无视距离的高维定位心灵投射能力并不常见,听起来简单,其实要求很严苛,念力系和大部分精神异能都是做不到的,如果不是他本身的异能,那么有点像一个传说中的原始异能体,灵魂之炎。”

    一听到原始异能四个字,韩萧就知道靠谱,赶紧追问。

    “你还知道什么吗”

    “灵魂之炎是超高危异能之一,多年没有目击报告哦,这些基本信息估计你也清楚,我就不重复了,说点你不知道的。在我早年间闯荡时候,似乎有过一个预知,那个预知警告我,如果我做了某件事,有一个运用灵魂之炎的人将会突然出现,尝试控制我,让我帮他寻找什么东西。于是我根据预知趋吉避凶,避开了这条命运线,这家伙可能是你说的起誓人吧,这是我和他唯一的交集。”

    交流了一番,韩萧发现伊索对于起誓人只知道这些,只能作罢,心里把“灵魂之炎”的名头记了下来,准备回去找混沌秘能和圣光粒子两个骚货问一下都是原始异能家族的成员,这俩家伙应该知道更多情报。

    而且原始异能体生命悠久古老,若是知道灵魂之炎最后一次落到了谁手里,那么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关于圣约组织的情报。

    “既然你对这件事有了解,我也就不强调了。”伊索伸出第三根手指,肃然道:“还有最后一件预言,我预知到了一场宇宙级灾难正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酝酿。”

    “你不是在说智能瘟疫吧那你的预言怕是过期了。”

    “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吗”伊索气呼呼道:“我看到虚空中打开一个个横亘数千万里的虫洞,铺天盖地的舰队蜂拥而出,一场不亚于探索历的星际战争爆发,没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

    韩萧眼神一凝。

    听起来像是世界树文明入侵。

    预言不会平白无故诞生,必然有什么诱因与变故,现在伊索预言到了这个未来,意味着世界树的剧情出现了什么进展。

    韩萧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当初的虫洞坐标,在没有参照系的未探索宇宙定位虫洞某一次意外打开的通道,难度很高,工作量巨大,需要调动大量人力物力进行计算、坐标解构、模型推演,一丁点数据上的误差都会在现实中亿万倍放大,需要绝对的精确才行。

    他这边进展有限,难道是帝国研究出了什么眉目

    看来得找个时间打听一下,当初异神意外得到了虫洞坐标,我就知道世界树的剧情线肯定会发生变故韩萧摇头,心里浮现“果然如此”的感觉。

    此时,伊索站起身,捶了捶老腰,随口道:“预言给你送到了,具体就靠你查了,有什么最新预言我也会通知你的。”

    这些预言他特意告诉韩萧,并没有向艾默丝透露,因为艾默丝知道了也没用,只会当故事听,只有黑星才会付诸行动,靠谱多了。

    韩萧准备送一送,伊索摆手拒绝了,但是走到门口,忽然脚步一顿,想起了什么事,转头道:

    “对了,有件事和你说一声,在等你的时候,我随便帮你的手下预知了一番,这个叫哈里森的小伙子挺有前途,命运线很粗,而且受到扰动,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说完,伊索这才打开大门离开,韩萧则扭头看向一头雾水的哈里森,倒是不意外。

    哈里森被自己挖走了,命运线当然发生了变化,现在世界树战争很可能会更早爆发,他还会不会像前世一样牺牲,那就不一定了。

    韩萧整理了一下三个预言,虽然都比较模糊,但伊索间接给自己提供了不少关键情报,有了更多线索。

    当下最好解决的就是找人的预言,韩萧把目标的形象扔给菲利普,让它比对整个星球监控,接着召集黑星军团驻海蓝星据点的人马,全部散出去进行全球搜寻。

    以他在海蓝星的势力,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只小强,都会被挖地三尺找出来。

    我叫洛迪安可,今年48岁,海蓝星红枫行省霜林市市民,家住晨光街西布罗小区107号b栋1511号,身份证id编号77054591a62h,在三个街区外的费罗集团分部上班,我是运营部门的副主管。

    我的父母是旧时代的遗民,死于异化之灾导致的一场暴乱,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孩,灾难导致城市居民大规模出逃,街边的商铺被洗劫一空,马路上随处可见焦黑的废弃汽车骨架,我在这样萧条破败的城市里生活了几周,最终才幸运地被黑星军团救援队找到,我也因此被带到了避难所生活。

    后来,黑星阁下解决了异化之灾,我被送入了公立第八十七号孤儿院,经过梅莎老师六年的心理疏导,我才走出童年的心理阴影,摆脱了社交恐惧、抑郁等症状。

    在那之后,生活仿佛按下了加速键,上学、毕业、进入社会、参与海蓝星重建、不停换工作、不断搬家、交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经历了两段失败的婚姻人生如白驹过隙,高速发展的时代潮流裹挟了每一个劳动力的生活,我和所有同时代的人一样奋勇向前,为了新时代添砖加瓦、努力奋斗,我亲眼见证了海蓝星与星际接轨后日新月异的发展进程。

    可随着年纪渐渐增长,事业心逐渐淡薄,反而是对父母的怀念越来越深,俗话讲落叶归根,在五年前,我辞去了黑星城大企业的工作,回到了父母的家乡霜林市。

    家乡已经完成了重建,我在这座城市购买了房产,找到了新的工作,选择定居在这里。

    新的工作很清闲,这里没有首都那么激烈的竞争环境,生活如清汤寡水,每天见到的都是那些人,年纪大了,喜欢慢悠悠的生活,我很快适应并爱上了这种日复一日的安宁。

    星海历731年7月16日这天,我还记得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起得很早,和往常一样洗漱,准备照例从冰箱里拿出昨夜吃剩的晚餐,加热后当作早餐。

    但是在洗漱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镜子里竟然看不到我的身影

    巨大的恐慌攫住了我的心脏,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缩在卫生间的墙角,不安地扫视着四周,仿佛随时会有什么怪物跳出来一样。就这样瑟瑟发抖了一分多钟,我才生出勇气大步跑出卫生间,鞋子都不敢穿,急忙拿上钥匙冲出家门,像发疯了一样猛按电梯。

    我住的房子是公寓式楼层,一共有三十三层,有四个电梯,每到上班高峰期,电梯的运行轨迹必然是升到最高层,然后再慢慢下降,几乎每一层都要停一下,平时我会在等待电梯的时候看一下早间新闻,可现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却度日如年,我急得恨不得掰开电梯门扯着里面的缆绳把电梯拽下来。

    电梯终于到了我所在的十五层,电梯门打开,里面几乎站满了人偶尔遇到这种超载的情况,我都会礼貌地和里面的邻居打一声招呼,然后乖乖等待下一趟电梯。可现在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我抓住电梯门,朝着他们大叫,说出我刚刚遭遇的事情。

    然而我很快发现,没人看向我,没人听见我,仿佛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不存在的事物

    正当我陷入恐慌与惊惧的时候,里面的人发现电梯门关不上,疑惑地按着关门键,还有人伸出手想要拍击电梯门,正好落在我的手臂上。

    让我更加惊恐的一幕发生了,这个人的手掌竟然轻易穿过了我的小臂,仿佛我只是一团幻影。

    还不等我的大脑生出反应,我的视线忽然如同水波一般抖动,出现了幻觉电梯里一位女士没抓稳手里的通讯终端,任其掉到了地上。

    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身体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刺痛,我控制不了身体,倒在地上抽搐,视线迅速模糊,强烈的困意涌上了我的大脑。

    在我昏阙前的一刻,我模糊看到,在一双双小腿之间,一个和幻觉中一模一样的通讯器,掉在了电梯内的地面

    下一秒,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我依然躺在电梯门前,一股虚弱感贯穿了我的身体,豆豆 那种感觉就像两天没吃饭同时还熬了两个通宵一样。

    强烈的饥饿感仿佛驱除了我的恐惧,我一步步挪回家里,几乎把冰箱里的存货全部吃完了,这才恢复了力气,期间我尝试用金属餐具和相机映出我的身影,无一例外失败了。

    在这之后,我勉强冷静下来,进行了许多次测试,发现我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不存在的,也无法触碰任何人,可我貌似能够对一部分没有与生命体接触的物质造成影响。

    于是我尝试了开车、偷窃、制造事故等行为,大部分能对其他人造成直接影响的行为会被突然的晕厥打断,但其中关于偷窃的尝试许多都成功了,并且没人发现也幸亏这样,我才活到现在,不然早就饿死了。

    导致我晕厥的幻象经常出现,我发现我似乎能够预知一段时间后的未来,但无法由我主动开启或关闭,一旦能力发动,我就会昏过去,感到虚弱,我推测这种能力消耗的是我的体力。

    我想到了曾经的异化之灾,我的身上肯定发生了可怕的突变。

    我保持这样的状态生活了两三个月,一开始我很恐慌,后来有一段时间觉得高兴,可再之后变成了迷茫与空虚,我无法在现实中与人互动,所以我尝试在网上与人交流。

    可我发现,我用任何形式留下的信息,似乎同样会被别人忽略,我给我的好友发消息,却永远收不到回复,就连公司那边也没人来电话询问我为什么不去上班,好像都默认我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所以,我写下了这篇日志,如果有谁看到我的日记,希望能过来帮帮我,我的地址是红枫行省霜林市,晨光街西布罗小区107号b栋1511号,我在家等你。

    海蓝星第一公共告示频道,帖子求助我消失了

    帖子浏览数:0。

    一日后,龙坦浮岛。

    “查无此人”

    韩萧接到了菲利普和众多军团成员的搜寻报告,不禁挑了挑眉。

    “主人嗡,不仅监控录像没有任何发现,我还筛选了海蓝联邦的户籍档案,对比了所有公民的证件照,同样没有匹配的对象嗡。”

    另一边,前去负责实地搜索的军团战士也解释道:“我们用各种型号的生命探测装置扫描了全球,连野外也不放过,一样找不到目标,这个人真的在海蓝星吗”

    韩萧敲了敲桌子,转头望向一旁的哈里森,“你怎么看”

    “我”哈里森诧异地指了指自己,犹豫了一下,道:“要不直接发布寻人启事吧”

    “也好。”

    韩萧点头,他本来拿不准伊索预言到的家伙是什么来路,不愿意打草惊蛇,但既然现在找不到人,试一试寻人启事也无妨,反正自己目前坐镇在此,也不怕有人翻起风浪。

    他倒要看看,自己和这个陌生人到底有什么交集。